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直播利润收窄 中腰部主播“过气”

“粉丝超过20万的小博主,收入和粉丝300万的博主差不多。”“品牌资源无限偏向头锚,中腰锚投资价值不大。”据《新京报》记者调查,曾经被各大机构视为李佳琪和威亚的下一任中腰主播,还没尝到甜头就开始被冷落。在关闭的赚钱窗口前,中腰主播正在执行逃跑计划,MCN组织也有放弃的想法。

腰锚废弃

【/h/】今年“双11”期间,公开数据显示,第一、二主播韦亚和李佳琪的营业额分别为87.6亿元和70.6亿元,营业额从第四、五主播开始数次下滑。虽然网上名人头像的翻转引起了激烈的讨论,但腰部锚似乎没有看起来那么迷人。

“目前来说,我们基本上已经放弃了所有的腰锚。”麦志学是MCN机构的上游公司广州鸿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一直感知直播环境的变化。麦志学直言不讳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在目前的环境下,腰锚似乎有点多余。

【/h/】投入与产出的不对等,成为麦志学放弃腰锚的重要原因。麦志学说腰主播的成本还不如直接信息流或者feed:“现在行业的变化很大。销售数据已经有了直接反馈:大品牌只青睐头主播,新品牌会直接投直播房。腰锚没有实际意义。”

“今年开始进入市场的主要是大品牌。如果是一些新兴品牌,去年可能有机会,但今年基本不可能。”麦志学继续解释,大品牌几乎只青睐头锚,没有品牌会投资腰锚。对于一些新品牌,他们会选择直接在直播室投票。直播室包括主播、运营团队等。,套餐价格根据服务费给出并收取。

需要投资回报的品牌和供应商自然对行业的变化极其敏感,会尽快调整合作方式。目前市场上常见的运营模式是直接招一个业务员到直播室工作。企业会给业务员定一个固定的工资。“我不会像以前那样专注于开发腰锚,因为腰锚毫无意义。”麦志学承认腰锚有些无味。

宜鸥智库研究总监薄春民表示,对于许多MCN机构来说,要保持主播的核心竞争力,或者复制一个拥有数百万粉丝水平的主播,其实非常困难。越来越多的腰锚正在转型带货,但电商本质上是交易。对于消费者来说,交易最终将取决于性价比,也会货比三家。只有供应链优势明显的MCN机构和主播才有竞争力,而腰主播的相应实力并不具备很强的优势。

收入窗口关闭

“MCN机构与中腰主播的合作更多是现阶段的模式,类似加盟。”麦志学透露,一名腰部支撑不得不向MCN机构支付10多万元。如果他想加入MCN总部组织以获取资源并获得供应链优势,主播需要找到一个合作平台。“9月份腰主播还有机会加入MCN组织,但现在市场慢慢成熟,主播发现效果不好,放弃了。现在腰锚其实处于非常尴尬的状态。”

日益不利的外部环境加速了腰锚的外逃,MCN内部的不合理分配使情况越来越糟。“我们公司粉丝超过20万的小博主收入10w,和我一样快,”某平台粉丝超过300万的博主小王(化名)今天告诉《北京商报》。他说刚开始赚钱,现在收入不如以前了。

【/h/】他接着说:“MCN机构很难在内容策划上提供解决方案,只能在业务和编辑上提供相应的资源。即便如此,主播获得的广告收入60%都要分给公司,整体主播不赚钱。”小王打算再过一两年就辞职。

事实上,从事中腰资源买卖的MCN机构和主播们,已经从早期的互相扶持,变成了彼此的绊脚石。小王对自己现在的感情很不满意。“公司长期限制主播,要拿走高额利润”,公司一直强调“不赚钱,马上倒闭”。据了解,小王已与其工作的MCN机构签订了为期三年的协议。如果博主在账号上涨期间违约,公司将收回账号,博主还需支付300万元违约金。

“主播与MCN机构的比例通常为3: 7或4: 6。即使份额很高,仍有一些MCN机构收入较低。”柏春民今天告诉《北京商报》,为了支持主播,公司本身需要购买大量流量。对于小MCN机构所处的阶段,主播越来越多,单个主播的流量不断分散,很难有足够持续的支持来维持主播的曝光度和资源。

毫无疑问,腰锚被机构和平台视为好心肠的时代才刚刚开始,很快就结束了。“今年4月到7月,腰锚其实是市场主力,每次直播也要收坑费。不过这样的荣耀已经是过去式了,现在很少有商家会给腰锚提供坑费。各类大品牌的资源还是无限接近头锚。”麦学智说。

【/h/】另外,曾经从事直播行业的小米(化名)告诉记者,单纯靠直播分的工作,对于小主播来说是很不稳定的。一年前,小米经一位经纪人推荐,加入了一家MCN机构,兼职做直播记者。做了一段时间后,小米发现直播不赚钱,对接代理已经跑路了,还欠她6000元工资。

利润大幅缩水

【/h/】随着直播的普及,过度同质化竞争、员工进入壁垒不规范、分享矛盾逐渐尖锐。另外,由于太多主播和机构的涌入,行业空利润大幅压缩。

【/h/】关于主播与MCN机构的利润分享,柏春民表示:“其实分享比例没有对错,只是市场主导下的供求关系的表现。主导方话语权会更重,份额会更高。”

博春民进一步指出,直播行业起步时,主播的收入理论上比现在高。平台和机构更依赖主播带来的流量,主播数量低于市场需求,所以主播此时占据主导地位。但是从现阶段来看,主播越来越多,差异也不大。在缺乏核心竞争优势的情况下,MCN机构将拥有更大的话语权。

【/h/】同时,在整个直播行业,人力的标准化有待提高。今年7月,联合国市场监管总局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统计局正式向社会公布了一批新的职业,其中“现场销售人员”备受关注。带货主播从之前的边缘化逐渐成熟。

博春民表示,MCN机构的运营仍然是一种新模式,其核心是基于与员工的合作模式。目前,大多数公司不同于传统的雇佣关系,不是劳动雇佣关系,而是合作关系。基于这种雇佣关系的管理体制和行业规范也要相应调整,MCN部分机构的雇佣关系和管理关系也要匹配。

【/h/】此外,电子商务交易技术国家工程实验室研究员赵振英表示,主播作为一个新兴职业,还没有建立起成熟的成长体系,同质化不可避免。同时,随着整个直播行业的成熟,其实际价值会逐渐被放在阳光下,利润空会逐渐被压缩。随着国家一系列监管政策的出台,主播把商品从嘈杂带到了理性。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Lululemon 引入餐厅常用的“门店排队叫号系统” 并大量开设快闪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