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南极人:卖商标卖成A股“电商毛利之王

电商世界只有淘宝、JD.COM、考拉、品多多?不是。a股电商毛利是一家名为“南极电商”的公司。

【/h/】今年3月下旬,南极电商(002127)的股价还在9.7元左右徘徊,7月份飙升至24.41元,短短3个月涨幅超过151%,为贵州茅台同期第二高。

为什么市场会为这样一个“电子商务”买单?

在很多网友的心目中,这个品牌的形象是“一切都可以是南极人”。虽然有争议,但并没有阻止“南极人”在通往财富的道路上飞驰。

南极人的商标业务

有了“南极人”这个牌子,南极电商这几年可以说是躺着赚钱了。2020年前三季度,收入达到28亿元,净利润达到7亿元。

南极电商的前身是著名的南极人。成立于1997年,作为保暖内衣品牌而诞生。查询南极电商的业务。主要业务包括移动互联网媒体投放、品牌综合服务业务、经销商品牌授权、自媒体流量实现等。以及逐渐萎缩的园区平台服务和商品销售。

【/h/】看完这篇商业作文,好像有点“从现实到空虚”的味道。

【/h/】在淘宝上搜索“南极人”,你会发现南极人的范畴如此之广,真的值得网友嘲讽“一切都可以是南极人”。除了内衣、床上用品和其他纺织品,你还可以找到足浴、耳塞、干鞋、牙刷、南极品牌的牛排…

前面这么满?南极人要不要学小米,建立自己的产业链?不,南极人已经切断了自己所有的工厂和销售环节,没有留下一条生产线,变成了一个纯粹卖品牌的公司,也就是被无数人嘲讽的“代工工厂”。

【/h/】根据2019年财报数据,南极人合作供应商1113家,合作经销商4513家,授权店5800家。仅品牌授权一项,该公司2019年就赚了13亿元,占全公司收入的33.2%。

【/h/】从南极人历年的财报可以看出,从2014年开始,南极人净利润从2013年的-5.12亿元突然变成6650.09万元,然后逐年增加。到2019年,南极电商净利润达到12.06亿元。

这是a股电商的毛利,中国南极人的头号“疯狂卖家”。

现在的南极人是“纯电商品牌”。据知情人士透露,他曾以5万至300万元的价格获得南极人的品牌分配权。价格越高,他买的天猫店级别越高,可以注册“旗舰店”的品牌分配权。

【/h/】虽然天猫的政策在2015年有所调整,但不再接受新天猫店的申请。想在天猫开新店,只能关闭一家老店。但在政策调整之前,南极电商高瞻远瞩地开启了“备货”模式,早期注册运营了大量天猫门店。所以,只要购买标准费达到一定标准,客户就可以获得南极人转让的店铺。

当然,除了天猫平台,JD.COM店、唯品会店也可以花钱买,也可以接受抽奖。

【/h/】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南极电商每年不仅抽取各门店3%~6%的GMV(产品总营业额),还从挂南极人标签的白标商家那里获得“标志使用费”。因此,翻看2019年南极电商财报,印石财经记者发现其品牌授权毛利率高达93%,甚至超过茅台。

【/h/】然而,获得南极人的品牌销售权,并不意味着有货可卖。南极人长期没有自己的生产线。白牌商家只需要持有自己对应品类的产品,挂上南极人的品牌,就是南极人官方认证的品牌商品。这笔钱也是南极人收的,叫做标志使用费。

这两种收入其实是南极人“电商收入”的主要来源。

卖出价致富的捷径”

“后浪”人可能还记得自己被恒源祥的广告主导的童年。在新闻联播前的黄金广告时间里,“杨阳洋恒源祥”的广告被创意连播三次,被网友戏称为鬼畜鼻祖。恒源祥也是卖标先锋,领先同行近20年,但南极人是后来者,照耀你胜过蓝色。

【/h/】1987年,刘瑞琦接手恒源祥,以200元注册恒源祥品牌,成为国内自主品牌管理的先驱。这200元后来成为恒源祥的核心资产。早在1991年,恒源祥就开始了卖标之路,并限制了其轻资产。2005年,市场上有4万多名恒源祥销售人员,5万多名制造工人,70多家加工厂,5000多家加盟店,但没有一家是恒源祥的员工和资产,而恒源祥拥有一支150人的品牌团队。

【/h/】2008年,受金融危机影响,欧美纺织行业订单大幅下降,南极人断产断货,完全转向品牌销售模式。南极人的创始人也公开表示,这个“作业”是抄袭恒源祥的。也是在2008年,B2C淘宝商城上线,2012年更名为天猫商城。南极人也在2012年从线上全面转型。凭借中国电商行业的发展红利,他们一路卖标,赚了不少钱。

和南麂人、恒源祥一样,还有另外两个纺织品牌:余赵霖和北吉荣。

这四家纺织公司被网友们变成了“四个卖标书的疯子”。虽然这四家公司相互竞争,但这四家来自上海的公司构成了国内市场上最大的投标宇宙。

虽然疯狂竞价引来了很多质疑,但是赚到的钱是真的。前段时间,关闭了大量店铺的La Chapelle,动了心思,选择了靠卖商标“保命”。成立于1998年的拉·夏佩勒曾被誉为“中国女装”。2017年在上交所上市,成为* * *“A+H”上市服装企业。然而,自去年以来,拉夏佩勒一直呈下降趋势。2019年亏损20多亿,关闭数千家店铺。今年一季度,La Chapelle总资产72.34亿元,总负债64.29亿元。

【/h/】和La Chapelle一样麻烦的民族品牌“汇丽”也因为各种经营问题陷入了没落,也开辟了线上加盟。授权品牌不仅包括鞋子,还包括皮鞋和雨鞋。

卖标狂魔还能疯多久?

南极电商和很多企业纷纷走上同样的道路,似乎证明了“竞价销售模式”真的能赚钱。但是这种模式在哪里是可持续的呢?疯狂卖标后的品控问题和质量投诉可以忽略吗?

从南极人这几年的财务报告可以看出,这样赚钱越来越难了。Flush iFinD数据显示,南极电商在2014年和2015年保持了超过100%的净利润同比增长率,2016年为75.27%,2017年为77.42%,2018年为65.92%,2019年为36.06%。同花顺的财务诊断显示,今年南极电商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虽然盈利能力保持稳定,但现金流能力明显恶化,利润增速明显收窄,盈利能力受到挤压。

一方面,南极人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品牌质量投诉。如果在网上搜索,可以看到各种关于南极人商品质量的帖子,比如裤袜长短、足浴漏水、电热盐袋充电后冒烟等等。

更离谱的是,2011年,恒源祥的代工厂上海康强打着恒源祥的旗号,开始为出售原始股进行非法融资,并通过传销下线,总金额达7亿元。

另一方面,红海带货的短视频和直播缩短了从生产供应源头到消费终端的路径,挤压了中间环节,增加了经销商的压力。原本具有性价比产品的低端市场份额正在逐渐被分割或取代。

然而,南极电子商务似乎正在积极布局与实时电子商务相关的业务。10月9日,南极电商宣布,为了布局公司的直播电商相关业务,公司计划与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张玉香共同投资成立一家名为“杭州乌斯怀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据悉,目标公司法是唐思思,其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网络技术开发、技术服务、商业互联网文化服务、演出经纪等。从目前的公开信息来看,我们无法了解公司目前的运营情况,但布局时间却远远落后。

【/h/】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虽然南极电商上市时间不长,但自上市以来已有三位秘书辞职。今年10月8日,任职仅两年的曹也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秘书长、副总经理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该公司董事长张玉香担任秘书长,南极电子商务表示将尽快聘请新的秘书长,但尚未宣布新秘书长的候选人。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澳洲摄影师Sarah Bahbah推出运动休闲品牌 为懒惰正名

明年9月,Moncler 新一季设计师联名系列发布活动将在中国举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