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森马这次“抄作业”,把对方名字也抄了

前不久,马森更新了LOGO,有网友讨论马森的新LOGO会不会被吐槽。但事实上,真正需要吐槽的不是马森的LOGO,而是它的“性格”。

昨天,LOOSE品牌的智囊欧仔在微博上发帖称,马森抄袭了自己品牌的一款外套设计。

【/h/】根据LOOSE _官方微博账号描述,马森20SS系列的全印花牛仔裤从设计到印花都和LOOSE 18AW牛仔裤系列一模一样,抄袭了他们18年的款式,加上了他们19年的产品颜色。

更有甚者,马森居然抄袭了过去的LOOSE (LOOSE element printing)的LOGO。这让LOOSE团队感到无奈:抄人家作业,抄人家名字,不是开玩笑。

LOSE品牌的大脑欧仔说,从从事服装设计开始,“抄袭”就一直存在。在所有涉及“抄袭”的品牌中,马森是一个规模* * *大、知名度高的品牌。

“以前有些小品牌抄袭,现在选择发声,是因为马森作为知名服装企业,在抄袭这条路上没有底线。我们努力了三年才有了一点人气,对于他们这种规模的品牌来说,一天的流水可能等于一个月的流水。当初的设计和努力难道不值得尊重吗?”欧仔说。

LOOSE是一个原创服装品牌,由来自中国的欧仔于2017年在东京创立。该品牌主要关注其成员生活的各个方面,以简单纯粹的方式表达对街道的理解,并将中国和日本的独特元素融入其设计中,试图在两国之间建立一座有趣的桥梁。

目前,LOOSE团队只有5名成员。面对抄袭侵权,他们表示没有处理经验,不确定应该采取什么措施来维护自己的原创设计。“现在团队要去淘宝投诉了。”欧仔说。

事实上,马森不止一次被指控抄袭。

2018年,知乎有网友指出,一件来自马森的t恤是抄袭了刘阿英的自有品牌。据网友称,正品服装来自韩国演员柳亚音的‘工作室混凝土’混凝土工作室,是2015年销售的毛衣和t恤的数码系列。一直流行于时尚品牌圈,也一直卖公益。

鉴于涉嫌抄袭,许多网友要求马森立即脱下衣服道歉。这也是欧仔希望得到的最基本的回复。“如果像我们这样的小规模工作室必须经过法律程序,就必须涉及律师费。我们暂时不能去那里。”

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支林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在接受民主与法律事务学会记者采访时表示,在服装上复制图案通常会侵犯艺术作品的版权。另外,服装整体风格抄袭的话,很难适用著作权法保护。

“正常情况下,受专利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保护。如果他人为服装整体风格申请设计专利,可以专利侵权为由起诉抄袭。”赵占领说。

【/h/】然而在现实生活中,很多涉及抄袭的受害者很少选择法律途径维权,最终的结果是无止境的。即使通过法律维权,也很少有原创品牌在创立品牌时有足够的资金申请设计专利。另外,正如欧仔所说,在寻求法律途径维权时,* * *的障碍主要是取证成本和诉讼成本。

【/h/】深圳潮牌ROARINGWILD曾在官方微信官方账号发表文章:“抄袭是艺术,之家让人嫉妒”,公开指责国内服装巨头之家旗下潮牌黑鲸HLAJEANS抄袭,将其2018春夏系列改作2019系列出售。

网络名人“雪梨”淘宝店“钱芙仁嘉雪丽定制”卖的衣服被国内独立设计师品牌i-am-chen指责抄袭,也在网络上继续发酵。虽然涉案服装已下架,但尚未获得正式道歉。“中国的独立设计师品牌还处于起步阶段,在目前的国内环境下很难做原创设计。所以,面对抄袭,设计师很委屈。”我是陈品牌经理曾经说过。

【/h/】虽然服装行业的“抄袭”已经习以为常/【/k0/】,“维权不成功”也是老生常谈,很多同事劝欧仔“习以为常”,“文案说明你是大牌”,但欧仔说他受不了这样的“恶俗文化”。

“国内服装业等行业根本不尊重知识产权。比如原创音乐很可能直接被拿走,不能追究责任。更明显的是,中国流行的综艺节目《中国Hip Hop》不就是在偷韩国的《带钱给我看》吗?这似乎已经成为一种正常的状态,但我对这样的方式和态度非常不屑。”欧仔说。

记者通过微博私信马森,询问是否存在抄袭现象。然而,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对方的回复。

“我真心希望像马森这样的大资本没有底线,这样我们这些独立的孩子至少能有一个活空”欧仔说。

来源:现代广告杂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借势河北国际工业设计周 白沟箱包“秀”出转型之路

今秋最撩的薄款风衣 唯品会衣服便宜的原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