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2020盘点:这八个增长领域,值得服装行业关注!

有人说:“一粒时代的尘埃落在一个人的头上,就是一座山。”

【/h/】2020年,黑天鹅不期而至,市场发生了变化。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每个人都经历了恐惧、困惑、无助和焦虑…对于其中的服装企业来说,每一项都是打击,弱势人群在其中挣扎,难以逃脱悲剧。但也有一些企业,在短暂的沉沦之后,迅速调整方向,学会了在尘土中播种。虽然他们最终可能不会收获丰硕的果实,但他们抵御风险的能力更强。

【/h/】虽然今年挑战比机遇多,遗憾比无畏多,但我们要把脆弱抛在昨天之后,去关注更多积极的信号。通过回顾2020年的主要事件,我们总结了以下增长领域。

生产转型

2020年,疫情开始。由于防控的需要,工厂关闭,商店关门以感谢顾客。纺织品和服装的常规消费需求急剧下降,但同期防疫材料的需求激增。在政府的支持下,许多服装企业在第一时间完成了生产线改造和跨境口罩、防护服业务,不仅为社会提供了急需的防疫物资,也弥补了自身停工造成的经济损失。

【/h/】佳林杰是较早完成生产线改造的纺织服装企业之一。资料显示,今年2月,加林杰接到上海市有关部门的订单,生产一次性防疫隔离服,从而开启了跨境之路。订单交付后,加林杰子公司继续生产和销售隔离衣、医用帽和其他相关防护材料,并向国外市场发展口罩和防护服业务。受此影响,公司股价两个月上涨,每股价格从2元左右涨到5元左右。

类似贾的情况,也有喜讯鸟。据悉,宝鸟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上海宝鸟服装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初被上海市政府征用,参与防疫物资的生产和销售,宝鸟服装的收入大幅增加。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宝信鸟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4.2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41亿元,同比增长47.38%。

与此同时,马森服饰、米邦威、乔治·怀特、雅戈尔、洪都股份、舒朗等公司也宣布进入口罩、防护服等业务。当服装行业被线下销售渠道封锁时,这些公司的跨境口罩行业弥补了部分业绩损失;但在国内疫情防控形势稳定的情况下,他们逐渐退出口罩业务,专注于恢复主营业务运营,从而顺利度过了特殊时期。

智能制造

今年9月,阿里巴巴宣布其全新战略平台“犀牛制造”即将上线。剑指中国制造业的深度,要打造大数据制造王国。有一段时间,犀牛制造频频抢到热搜,引起了民众的讨论。

【/h/】在此之前,服装行业早就尝试过水智能制造,宝信鸟、库特智能、日升商志、广东溢达、山东鲁泰等大型纺织服装企业走在了智能制造的前列。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的进入,是传统产业技术升级的关键一击。

众所周知,服装行业长期以来饱受库存之苦,而Rhino Smart Manufacturing Factory就是阿里巴巴为了探索新的制造业而创建的模型工厂,率先从服装行业切入新的制造业,实现“定制服装的大规模生产”。需求方面,淘宝天猫开通,为品牌拥有者提供精准的销售预测,首次可以大规模实施按需生产;在供应方面,犀牛工厂可以订购100件,并通过灵活的制造系统在7天内交付。犀牛工厂允许中小型服装企业快速预测销售趋势和响应市场需求,而不必提前生产大量商品,从而解决了长期困扰服装行业的“库存困难”问题。

【/h/】30年来,中国制造业从0完成到1,从1完成到10,10完成到100,我们太需要新技术的加持了。相信随着阿里的入驻,智能服装制造将再次掀起波澜。

尖端内衣

2020年的双十一和过去有些不同。它不仅在时间上拉长了前线,而且在各个品类的销售名单上也有很多刚成立四五年的新兴品牌。其中内衣类排名变化最明显。2019年,这份榜单的前三名都是人气几十年的传统品牌,比如南极人、优衣库、恒源祥。今年,

【/h/】其实这些前沿品牌的崛起,一直追溯到资本方。2019年10月,女装内衣品牌内外完成1.5亿元C轮内外融资,后期投资估值突破10亿;2020年8月,大杯内衣品牌“太妃糖派”完成9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20年9月,女性内衣品牌Ubras完成数亿B+轮融资;2020年11月,以无感标签内衣起家的Bananain Banana正式完成数亿A轮融资,投资后估值达到25亿元,成为中国10年来估值最高的内衣公司;11月底,新内衣品牌“素姬凉粉”也宣布完成数千万的A系列融资。

【/h/】在新旧品牌交替的背后,说明内衣市场仍然有着巨大的需求潜力,并且已经显露出全新的运营模式。不同于企业量入为出的传统资本和产品运营模式,新品牌依靠资本流入带来的规模效应,将互联网的新风格带入传统内衣业务。

另一方面,消费需求的变化推动了这一轮行业整合。在整个消费升级过程中,消费者对产品的综合要求越来越高,对产品的品牌、价格、材质、调性等提出越来越详细的要求。以舒适为核心理念的产品迅速崛起,看似是产品形态的不断更新和迭代,背后是以细分人群需求为主导的产品理念带来的变化。

妇女运动

毫无疑问,女性是新时代消费的主导力量。但在之前的体育用品市场,女性的消费力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激发。无论是耐克、阿迪达斯等国际运动品牌,还是安踏、李宁等国内运动品牌,主要消费者都指向男性。

2020年,女子体育市场终于引起了足够的关注。

首先,以瑜伽服起家的lululemon开始进入中国,抢占了女子体育市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lululemon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lululemon销售额同比增长22%,达到11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仅为9.161亿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4%,至1.436亿美元。其中女装业务贡献的销售额仍占大头,本季度销售额增长21.6%,达到7.91亿美元,占总销售额的70.8%。与此同时,lululemon成功突破,市值超过400亿美元,成为2020年运动服装领域最大的黑马,并成功在全球运动服装市场排名第二,仅次于阿迪达斯,仅次于耐克。

也许我们可以从Lululemon的成功中看到女性体育市场的潜力。耐克、阿迪达斯、安德玛等主要传统体育品牌。也开始了一系列针对女性体育市场的布局,包括产品创新、线下零售体验创新、线上整合传播、线下体验活动、数字社区平台等。,并通过开设新的女性专卖店推出更多女性。

【/h/】在资金方面,也开始青睐一些以满足女性运动需求为导向的品牌。比如今年11月,MAIA ACTIVE Maya宣布完成近1亿B轮融资;粒子热的粒子狂热也获得了C系列融资1亿人民币。两个品牌都是兼具功能性和高价值的新一代运动品牌,能够满足女性消费者对舒适、高价值、多场景穿着的需求。

汉服/二级

【/h/】虽然这几年可以看到汉服、洛丽塔裙、JK制服裙等二次服装,但普遍认为属于少数民族的狂欢,很难打破圈子。但据一项调查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将有3.87亿二级消费者,二级服装市场将近170亿。此外,12光岁、13岁以上、回归汉唐等中国服装或二级服装品牌屡获资本青睐,销售渠道也开始从线上走向线下,一个以少数民族文化为支撑的新市场正在打开。

【/h/】从新消费品的品牌流行趋势来看,小生并不意味着没有前景,更精准细分的轨迹可以培育出有前景的品牌,甚至某种程度上小生也意味着高利润,找到精准的圈子引爆它,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比如“十三宇”创始人小豆口,最初在微博和bilibili上分享穿汉服的视频,获得了很多关注,吸引了汉服粉丝的关注。目前豆蔻在bilibili、颤音、微博上的粉丝总数已达800万,淘宝店粉丝350万,仅次于很多传统服装品牌。还有以JK裙为主的《你同学的JK制服》。线下店铺为JK制服爱好者准备了教室等实用的拍照场景,成为网络名人中备受追捧的打卡场所,也让你的同学成功走出圈子。

当然,小众文化的标签,如门槛高、强调原创、IP等,也在形成新的枷锁,使得小众文化的商业化在线上线下都不那么容易。目前,阻碍中国服装和二次服装发展的最大障碍是标准化程度低。因为这类产品的核心竞争力是IP和专属的服装形象,无论是生产者还是消费者都更注重服装IP的原始属性。在生产过程中,往往需要对每件服装单独制版,调整生产线,往往一批只能生产一件服装,阻碍了这类服装的大规模重复生产。但如果能找到适合这类服装的生产经营模式,这个市场在用户端还是有很大的消费力和消费能力的。

可持续方式

近年来,可持续时尚已经成为全球服装业不可忽视的发展趋势之一。时尚行业是全球第二大污染行业,各大品牌都期待加入环保阵营,寻求发展和转型。

【/h/】目前耐克、阿迪达斯、ZARA、H&等国际品牌;m,优衣库等。都推出了自己的可持续发展计划。在中国,一线女装品牌格力思和WWD发布了可持续时尚宣言。每一季都会用符合FSC【div】【/div】森林认证的日本三菱SOALON纱线制作面料。此外,还有很多年轻的品牌和设计师,包括理查德马龙、王、卡罗琳胡、上官喆、霓虹云帽系统、芮

等。,也以自己的方式展示自己在可持续发展领域的最新理念和实践。

其实可持续时尚不是最近的问题,但长期以来,可持续时尚的实施似乎是缓慢而安静的。时尚关乎欲望和精神消费,与崇尚环保、避免浪费的可持续理念相冲突。

今年,由于疫情的影响,人们更加意识到人类的脆弱性,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在环保和社会责任方面对品牌有了更多的期望。消费者更愿意支持安全、舒适、环保的服装产品,也想知道产品背后的故事,比如产品是如何诞生的,产品的成分是什么等。这些概念将进一步刺激消费者,促进他们的购买行为。

当然,可持续时尚的全球性问题显然很难一步到位,但在当前行动和科技力量的支持下,它指日可待。让可持续时尚成为新时尚,也是品牌发展和突破的新方向。

现场交付

【/h/】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彻底打乱了企业的生产经营,把直播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推到了风口浪尖。在平台的带动下,以威亚、李佳琪为代表的主播们携手各大品牌、小企业、创业者打造了一个销售神话,进一步点燃了现场购物的热情。

【/h/】疫情推动了直播的全面爆发,今年的直播与往年大不相同。以前大众对直播的印象是去炒股,争取低价。但是今年很多主播的直播房单价都涨了,有三位数甚至四位数。很多大牌产品也成为很多腰头主播的热门商品。这不仅让直播电商摘下了“只争低价”的帽子,也逐渐显示出直播电商的本质:直播电商的根本在于电商,而不在于直播。

【/h/】对于服装品牌来说,更理性的直播是进入市场的好时机。很多品牌不仅和头主播合作,还开始培养自己的直播团队,其中有很多品牌高管是亲自卖货的。例如,红色蜻蜓通过创始人的商品直播、鞋文化博物馆的首次直播、品牌明星对公益的帮助等创新手段成为直播的黑马。在淘宝“女王日3.8”期间,以31万人气获得淘宝平台服装频道第三名。

这种“总统直播”相比于网络名人和明星的商品直播,更容易传达品牌温度和产品情感,帮助商家拉近消费者之间的距离。毕竟,没有哪个主播比自己的高管和老板更了解自己的产品。

【/h/】从目前的直播情况来看,辛巴、李佳琪、罗永浩等主播的直播事故接连发生,也证明达人的红利期正在逐渐结束,每一次流量都变得难能可贵。主播要想未来发展,一定要和“货”深深挂钩。只有与有实力的工厂和有实力的供应商合作,才能增加粉丝的留存、粘性和回购率,这是以产品为王的服装品牌的优势。

新校服

【/h/】今年5月,中国服装协会校服行业研究中心发布了我国第一份校服行业白皮书,其中提到我国中小学在校生1.89265亿人。以每个学生一年四套计算,每套149.23元或每年661.97元,可见我国校服的市场需求规模在1130亿~ 1250亿元左右,可以说前景广阔。

【/h/】然而,与1000亿元的市场规模相反,中国95%的校服企业都是小微企业,市场分散、质量参差不齐、缺乏设计感、价格不透明等因素备受诟病,催生了中国校服的市场化、透明化改革。

【/h/】伊顿吉德被业界和消费者公认为领先的校服品牌,服务全国3400所【div】【/div】学校,但仅占中小学总数的1.3%【div】【/div】。可见,我国标准校服行业还处于起步阶段,市场潜力还很大。随着亿万中产阶级家长审美情趣的提高和二胎政策的出台,未来十年不同于原来“脸口袋”的新标准校服市场将是

20

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打铁要趁热打铁。虽然校服是一个可持续的细分,但仍然需要考虑利润,使自己的产品质量优越。毕竟风格和科技感才是锦上添花,质量和安全关系到孩子的身心健康,肯定是学校和家长最关心的点。另外,校服的消费场景比较特殊,相关的设计、研发、仓储物流、售后服务等等都与其他服装有很大的不同。企业只有做好准备,才能迎来真正的春天。

结论

以上是我们为您总结的八个增长领域。

有人说2020年是一部神奇的大片,太多的大事:全球疫情、澳洲大火、美国大选、巨星陨落、非洲蝗灾、日本奥运会取消…

与此同时,很多网络热词诞生了:新冠肺炎,农民工,凡尔赛文学,庆渝,社交死亡,逗鹅,时间管理大师,后浪…

今年,我们见证了太多。深服行业的人,在暖化疫情的同时,打破了局面,倒退了。大多数都很困难,但幸运的是我们都活了下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我们是战友,团结一致,反应迅速,干净利落地打赢了一场硬仗。

不要辜负你的荣耀,抓住每一分钟。只有敢于逆流而上,才能经得起风浪。感谢你这一年的坚持和付出。

2021年,加油,服装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ublot 宇舶表推出基于视觉识别技术的电子保修系统,兼具防伪功能

2021哈尔滨冰雪博览会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召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