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万事利的增长问题,口罩也解决不了

如果一家待上市公司没有增长,IPO募资是为了补充营运资金和盖楼,那么其上市的目的只是为了帮助股东套现?

老丝绸品牌
万仕利就有这样的问题。2017-2019年,公司规模和业绩几乎处于停滞状态,与行业整体增长趋势不符。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主营业务下滑,临时口罩业务的救星只能是昙花一现。

公司不断扩大业务范围,但新业务不仅未能完全解决公司的成长问题,还使公司陷入与LVMH等公司的纠纷。内部控制有什么问题?

与此同时,公司的合规性也存在很多缺陷,如庞大复杂的关联交易、关联资金借贷、第三方支付、现金催收等。上市后这些问题会消失吗?

几年来业绩没有增长

近日,杭州万仕利丝绸文化有限公司(“万仕利”)更新IPO招股说明书,继续冲击创业板上市。拟融资3.2亿元,主要用于补充营运资金和建设营销会展中心。

万仕丽是杭州的老丝绸品牌。其主要产品包括丝巾、家纺、服装、纺织产品、丝绸面料和贴牌服装。

2017-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13亿元、7.53亿元和7.29亿元,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分别为5530.64万元、5011.9万元和5966.03万元。从报告期的数据来看,不仅规模和利润几乎没有增加,而且波动也很大。

受2020年疫情影响,公司主营业务下滑。1-9月,丝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亿元,同比下降26.86%,净利润2493.76万元,同比下降22.99%。

但是,万世利去年响应号召,动用采购、生产、销售丝绸产品的资源改用民用口罩,一定程度上挽救了业绩。

【/h/】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整体营业收入5.34亿元,同比增长8.41%,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4572.67万元,同比增长41.00%。

【/h/】随着国内口罩产能的大规模增加和需求的急剧下降,口罩业务对公司业绩的促进作用逐渐减弱。

【/h/】2020年2月至6月,公司口罩产品月营业收入从5000万元降至100万元,毛利率也从巅峰时期的50%减半。

【/h/】在新披露的IPO招股说明书中,万世利预测公司2020年的销售收入将在7.15亿-7.45亿元左右,与2019年相比仍在原位。归母净利润将在5600-6600万元左右,变动幅度为-6.14%-10.63%。

【/h/】近年来,公司员工人数从2018年底高峰期的963人减少到2020年6月底的729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减少了四分之一。这种情况下,公司如何恢复成长能力?

【/h/】斑马消费者发现,同行业公司嘉信丝绸不仅在2017 -2019年实现了稳定增长,而且在2020年的行业逆势下,虽然经营收入下降,但归属于母亲的净利润仍增长了26.26%,达到1.5亿元。

业务发展遇到很多官司

万仕利集团可以追溯到1975年成立的杭州建桥丝绸厂。万世利2007年成立后,集团公司将所有丝绸相关业务转移到股份公司。

【/h/】外国人可能不太熟悉这个品牌,但在以杭州为核心的长三角核心丝绸市场,万仕丽、达力发、大地兰、金三塔等被称为十大丝绸品牌。

【/h/】除了围巾、家纺、服装等传统丝绸产品,近年来公司还销售真丝面料,为品牌提供OEM服务。与丝绸行业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基本都有涉及。

【/h/】公司品牌代工业务的客户包括GUESS、鄂尔多斯、日升时尚、安正时尚、爱木股份、金宏集团等。

【/h/】但梳理斑马的消费后发现,无论是传统产品板块还是新开发的代工板块,都处于近几年原地踏步的状态,最终导致公司业务连续几年没有增长。

此外,这些业务的扩张也导致公司陷入诉讼纠纷。

【/h/】2018年8月,万世利与LVMH签订合作协议,作为“中国合作伙伴”,为LVMH提供与公司拥有的双面印刷工艺相关的独家设备、技术、培训等服务,以协助LVMH集团旗下的奢侈品公司推出带有万世利相关标识的产品。

【/h/】然而,没过多久,LVMH向巴黎商事法院提起诉讼,向该公司索赔数千万元。具体原因不明,招股说明书中也没有详细介绍万世利。

【/h/】目前,公司相关诉讼和反诉正在进行中。

【/h/】公司口罩业务才发展了半年,就遇到了两起合同纠纷。据万时力披露,上海程心医疗和好州供应链均收到公司全额货款,未发货,导致诉讼总金额达数百万元。

这些诉讼确实部分反映了公司内部控制的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2021服装供应链展:服装供应链如何拓展社群团购新渠道?

大坂直美成为泰格豪雅品牌大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