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南极电商陷财务造假质疑机构大举“出逃” 5亿元回购能否挽救股价

面对股价持续下跌,南极电商(002127。SZ)终于坐不住了。1月5日,股价连续两天下跌后,公司总经理张玉香召开电话会议,回应“外界质疑造假、新年计划”等问题,称公司资金充足,投资者可以放心。与此同时,张玉香还推出了历史上最大的回购计划。

根据回购计划,公司计划用自有资金通过集中竞价的方式回购公司部分股份。回购总额在5亿元至7亿元之间,回购价格不超过每股15元。根据回购金额上限,预计回购4666.6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0%。

据悉,这是该公司第二次推出大规模回购计划。首次回购时间为2018年10月至2019年10月,回购金额1.5亿至3亿元,回购价格不高于11元/股;最终回购金额为1.51亿元,平均回购价格为8.95元/股。

与之前回购的即时效果不同,在回购计划发布后,南极电商的股价并没有上涨而是下跌。1月5日至1月12日期间,公司股价一度下跌超过25%,连续走出六条负线。对于如此大规模的回购计划的推出,公司表示与外界质疑的财务造假有关。

【/h/】面对财务造假问题,南极电商1月12日晚发布澄清公告,称公司的IP品牌授权存在明显的竞争壁垒,公司与恒源祥、北吉荣等品牌授权公司存在竞争关系,应收账款整体比例可控且逐年下降。强调的是,所有数据都是从电商平台的官方数据中截取的,真实、可靠、可追溯。

机构股东疯狂逃离

【/h/】回顾其股价走势,发现南极电商股价去年5月升至24.41元/股,然后在去年底回落至15元/股以下。关于回购价格和标准设定的合理性,“投资者网”致电南极电商,电话未接;没有收到对询问的答复。

作为电子商务的主导概念之一,南极电子商务早已失传。选择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机构股东110人,较2020年6月30日的448人大幅减少;同时,机构累计持股数量也从9.82亿股下降到7.51亿股,降幅约为1/4。

【/h/】根据公司披露的最新十大股东名单,从2020年第三季度末至2021年1月4日,多家机构股东也进行了减持。其中,第三季报披露的三只社保基金均减持,汇天府基金旗下两只基金也减持。

来源:公司公告

1月,组织疯了,“逃”了。根据龙虎榜的数据。1月4日,该机构特约业务部售出第三、第四台;1月5日,该机构的特殊业务部门列出了第二、第四和第五项销售。在这两天,“特定机构”营业部的销售总额达到了3.22亿元,对应的买入金额为0。

来源:同花顺

就个人股东而言,除了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张玉香和朱雪莲之外,其他股东都减持了股份。其中,公司董事陆睿自2020年12月下旬以来通过集中竞价和大宗交易大幅减持。截至目前,他累计减持了800.2万股,约占其股本的20%。

深陷金融诈骗谣言之中

【/h/】关于南极电商股价“闪崩”,市场上众说纷纭,关于其财务造假的谣言再度浮出水面。据悉,最先质疑南极电商的是一名券商分析师,但该分析师很快被撤职。

【/h/】2019年5月,分析师在路演中谈到心肺旁路诈骗的认定,并以XX电商为案例进行分析,提出六大疑点:【/h/】

【/h/】净利润很高,没有明显的壁垒,没有明显的竞争对手,资产很轻的运营模式,财务数据质量差(应收账款),员工数量减少而运营规模翻倍,供应商和客户高度重叠。当时业界普遍认为电商是南极电商。

但据投资者网报道,自2019年以来,已有数十家券商对公司发表了“乐观”意见,对公司的研究报告超过100份,只有一家发表了“look 空”意见。2019年5月31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间,公司股价仍然上涨了80%左右,似乎没有受到谣言的太大影响。

直到去年6月28日,某知名财经媒体发表的一篇题为《破译南极电商中GMV的畸形成长:经销商频繁换脸,子公司玩隐形和隐藏奥秘》的文章再次引发热议,指出南极电商存在经销商销售数据与GMV(平台总销量)之争等问题,不少南极重量级门店不断更换运营商。

从那以后,公司的股价开始一路下跌。当时公司只在投资人互动平台上回答财务问题,公司的一切经营管理都是透明公开的。该公司将保留调查个别媒体虚假报道和主观猜测或推断的法律责任的权利。

来源:同花顺

产品质量问题频繁出现

【/h/】据了解,南极电商是一家主要从事南极人品牌授权的电商服务企业。近年来,公司不断收购其他品牌,从内衣品牌转型为全品类品牌。授权经营类别还包括内衣、床上用品、男装、女装、童装、母婴等。

【/h/】从业绩来看,公司2016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翻了一番。2019年,公司来自品牌授权部分(品牌综合服务和经销商品牌授权业务)的收入高达13亿元,是16年的3倍;品牌授权毛利达到93%,一度超过贵州茅台。

来源:公司公告

同时,公司的GMV也取得了快速的进步,从2016年的72.06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05.59亿元,三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62%。2019年,当各种电商平台增速放缓时,南极共同体的GMV(即南极经销商)也实现了49%的增长。2019财年,阿里巴巴的总GMV增长率为19%。

另一方面,公司产品的质量经常出现问题。据统计,仅2018年,南极人就数次被国家质监部门和当地消费者协会列入不合格产品黑名单,包括蚕丝被、内衣、棉袄、童装、理发剪、卷发器、按摩棒等产品。

2019年,南极牌男鞋再次不合格;去年7月6日,北京市市场监督管理局还通报,标有“南麂人”商标的彩棉和服三件套及婴幼儿内衣不合格。

在业内看来,“南极人”是在透支品牌价值,最终会导致品牌口碑和产品质量的下降。其实也有一些电商对品牌授权管理非常严格,对代工厂质量控制能力很强,但是南极人并没有走这条路。

虽然面临诸多质疑,但南极电商已发布公告澄清,其品牌形象可能受到较大冲击,投资者网将密切关注该公司股价未来能否恢复。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安踏体育披露2020年营运表现 FILA品牌零售额实现双位数增长

唯品会涉嫌实施不正当竞争被立案调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