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奢侈品电商正在失去打工人?

【/h/】最近一直在想,幸运996挺过来退休一天后会不会收到ofo的退款信息。消息会显示我2018年申请的ofo退款押金已成功收到。

【/h/】生活似乎总是欺负农民工,把农民工的99元放在他们的口袋里,告诉你他们一定会还你的。如果生活中得不到,可以当传家宝。说服工人借钱租房,在你还贷款但还憧憬美好生活的时候把你赶出家门。

【/h/】2020年疫情下,A面长租公寓被打雷,租客和房东拔剑相向。B面奢侈品店排长队,品牌连夜提价10%。

【/h/】可能是小船更难抵挡风浪,不同场景的对比可能会给人一种疫情只影响打人工人的错觉。

奇怪的奢侈品电商平台

中国市场正在成为各大奢侈品品牌眼中的高价值市场,但国内奢侈品电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根据天眼查APP的搜索,业务覆盖奢侈品电商的企业只有23家。结合奢侈品电商这几年遇到的各种争议,这个数据或许也可以理解。

然而奢侈品只能是一小部分人的玩物,很难“飞入寻常百姓家”?不同行业的工人会和奢侈品电商平台有什么关系吗?答案是肯定的,这可能是奢侈品电商平台的命脉。

奢侈品的高附加值决定了它的受众有很大的局限性。这群人在疫情下依然表现出了强大的消费能力。

据统计,2020年全球奢侈品市场销售额预计将下降23%,而mainland China在全球市场中的比例几乎翻了一番,从去年的11%左右降至2020年的20%。这意味着,支撑奢侈品的奢侈品消费主流群体,似乎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因此削减了奢侈品支出。

【/h/】在国内奢侈品市场依然繁荣的背景下,国内奢侈品电商就有了相反的含义。据国内首家奢侈品电商天宝图书馆今年第三季度发布的财报数据显示,天宝图书馆集团第三季度总收入为人民币13.735亿元(约合2.203亿美元),而去年同期为人民币19.416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2080万元(310万美元),而去年同期收入为人民币6210万元。利润和收入双向下降。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我们理解同样为少数富人服务的奢侈品和电子公司会逆市场潮流而动,出现收入和利润双向下降?

答案可能在于奢侈品电商的用户属性。我们通常都知道奢侈品电商平台应该是为少数富人服务的,但实际情况可能与我们的认知不同。

【/h/】庙图书馆财报数据中,活跃用户51.87万人,同比增长7.5%,达到48.25万人。随着活跃用户数量的增加,总订单量也有所增加,达到110.9万份,比去年同期的103.53万份增长了7.1%。订单增长比例接近用户比例。

奇怪的是,用户活动和订单量双向增加,而收入和利润双向减少。

【/h/】同时,根据庙会图书馆2019年季度财务报告和当年整体财务报告数据,我们发现2019年其收入和利润均呈上升趋势,下降节点是疫情到来的2020年第一季度。

【/h/】但是,中国的疫情已经逐渐放缓,国内奢侈品市场整体向上的发展趋势已经表明,支持奢侈品的主流奢侈品消费者群体似乎并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削减了对奢侈品的消费。但是,到目前为止,寺库的收入和利润仍然是双向下降的,这似乎意味着寺库的用户群体仍然受到疫情的影响,没有恢复消费能力。

而哪个群体受疫情影响最大?

【/h/】答案是,中产阶级的劳动者在奢侈品上有一定的消费能力,但这种消费能力是建立在极其稳定的工作生活基础上的额外追求,疫情对这部分人群来说是最大的变量。

【/h/】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一个不成熟的结论:奢侈品电商的消费群体并不是奢侈品的核心消费群体,而是一群在奢侈品上消费频率较低,处于中产阶级标准线附近的人群。

【/h/】疫情下,这群人还没有离开奢侈品电商平台,还在观望奢侈品消费,或者消费相对便宜的奢侈品或者平台衍生品。这些东西可以给平台带来订单,但是很难提供足够的收益。

疫情逐渐粉碎了农民工的梦想,同时揭开了奢侈品电商平台的底裤。最后可以引申出一个有趣的结论。奢侈品电商似乎还没有抓住奢侈品的核心消费者,在一定数量的用户仍然属于低频中产消费类别的情况下,奢侈品电商的未来仍然充满变数。

【/h/】为什么奢侈品很难有电商?为什么会掉下来?

这是一个一切都可以电商的时代。中国奢侈品电商发展了很多年,还是没有起色。

奢侈品和电子商务似乎有一种天然的矛盾。很长一段时间,奢侈品牌认为放在电商平台上是极其掉价的行为。

【/h/】最大的原因是国内早期电商市场的不完善,造成了整体市场的混乱和假冒商品泛滥带来的固有负面。

央视曾就假货问题采访过刘,并提出了如何整治假货的问题。

刘的回答是:“其实整顿很简单。比如LV,LV包理论上不可能低于5000元,但是现在网上有100,300,400多个LV包。怎么可能是真的?从平台治理的角度来说,我们的很简单。如果LV包不到5000元,那我直接放你

这时,主持人问刘:“如果5000元是假的,不是更可怕吗?”

这次采访真的很值得深思。在电商平台购物,由于电商平台缺乏线下场景的固有属性,非常不可控。虽然近年来电子商务平台上以假货为代表的一系列问题得到了有效遏制,但消费者的内在认知仍然非常有限,仍然难以改变倾向于线下消费奢侈品的奢侈品核心消费者的消费习惯。

【/h/】同时,奢侈品行业是一个服务比重较大的行业,电商平台自然缺乏线下服务场景,体验感和参与感不完全,极大限制了奢侈品消费者走向线上的趋势。

在这种背景下,电商平台做了很多吸引奢侈品消费者的尝试,但大多都失败了。

那么问题来了,哪类人会因为补贴而消费奢侈品?是奢侈品消费的核心消费者吗?

别傻了。寺库用数据证明,在电商平台消费的奢侈品消费者并不是最有消费能力的核心群体,100亿元的补贴似乎只针对寺库的同类型人群。100亿元的补贴,成了抢工人的“内卷”。

【/h/】好在趣店及时意识到做劳动者不值得,于是6月3日,趣店和奢侈品服务平台天宝图书馆联合宣布,趣店将以高达1亿美元的价格认购高达1020.41万股新的天宝图书馆A类普通股。交易完成后,曲店将持有寺库约28.9%的股份,成为后者的第一大股东。同时,双方将在全球奢侈品电子商务领域开展全面战略合作。

价值观在上升,二手奢侈品会扼杀一手奢侈品电商

近日,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Plum完成了数千万美元的B2回合融资。主要投资者是一家著名的美元基金,老股东经纬中国和九河创投加大了投资。在这轮融资之前,洪布林已经完成了五轮融资。

【/h/】随着越来越多的奢侈品消费者倾向于消费二手奢侈品,二手奢侈品的交易也从最初的粗糙形式演变为现在的平台形式,出现了以洪布林为代表的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的龙头企业。

“一个好东西,即使用了,也没有人会抗拒。”

“二手包带来的快乐和一手包一样”

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在社交平台上表达对二手奢侈品的喜爱。逐渐年轻化的奢侈品消费者在升级和降级之间建立了更清晰的消费意识,与上一代奢侈品消费者相比有了更独立的消费观念。同时,在选择购买奢侈品时,他们会以更全面的方式消费奢侈品。

【/h/】同时,新生代年轻人在消费奢侈品的时候,有着自己独特的价值主义。他们的消费模式不那么盲目,跟风,更注重独特性和价值。前几天的女士热榜,虽然居心不良,但也是价值主义的表现。不管女士们的动机是什么,每一次消费对她们都是有价值的。同时,他们利用清单来分散消费成本,准确地消耗产品的每一点价值,实现消费的最佳利用。

【/h/】当价值主义被彻底挖掘,性价比趋势上升,新中产阶级对二手奢侈品的需求也增加,二手奢侈品市场必然会逐渐扩大。

【/h/】《2020年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发展研究报告》显示,中国二手奢侈品市场规模仅占整个行业市场的5%,与发达国家的20%甚至30%相比并不高。随着新一代消费者对二手奢侈品的接受度越来越高,未来前景极其乐观。

万物生长,也在变化。

【/h/】在互联网江湖团队眼里,年轻人和新中产阶级之间同样的服务和一手奢侈品电商平台的生存/【/k0/】必然会受到二手奢侈品市场崛起的挤压。在两个用户群体高度重叠的情况下,二手奢侈品电商平台更具性价比,更符合新一代的消费价值意识,否则肯定会秒杀一手奢侈品电商平台。

内忧为先,外患为后。当估价师不再选择的时候,寺庙图书馆明天该何去何从?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创造者」李灿森:「把传统中国元素用潮流语言表达出来,有太多学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