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京东、美团、唯品会被罚,阿里反垄断调查后的“蝴蝶效应”

【/h/】12月30日,市场监管总局又开了一枪。经调查,JD.COM、天猫、唯品会因“双十一”前后消费者强烈反映的打折前涨价、虚假促销、诱导交易等网购问题被罚款50万元。

【/h/】虽然罚款数额不大,但监管部门关于规范电子商务运营的声明意义重大,迎合了当前互联网反垄断的积极举措,向社会释放了创造公平竞争的强烈信号。这件事结合最近的一系列趋势不难理解。

【/h/】12月28日,美国使团因支付宝渠道被取消遭遇反垄断诉讼,由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走在最前沿的阿里是监管的重点。股价在今年的高峰期下跌了30%。即使没有严重的业务伤害,也要表达对资本市场的信心,拿出1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阿里、美团等巨头面临反垄断监管,必然要经历阵痛。经过震荡调整后,他们还会再往上爬,监管者不仅仅是盯上了电商平台。

互联网巨头迫切需要重新审视自身的扩张,即便是为了让亚图快捷、滴滴和字节跳动上市,否则它们将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合规。在行政监督出台之前,可以参照自查自改机制,形成“自我循环”。

阿里反垄断的蝴蝶效应

这场国内反垄断浪潮的“导火索”是无法避免的。可能是马云两个月前在外滩金融峰会上激进的“银行当铺思想理论”和蚂蚁上市引发了社会上创造财富的热潮。

直接后果就是蚂蚁集团距离上市不到48小时,监管部门按下“暂停按钮”,成为互联网反垄断的标志性事件。

随后,发布了一项新的互联网领域条例草案。12月14日,市场监管总局根据《反垄断法》首次对阿里、文悦、丰巢三起收购案处以50万元罚款。

【/h/】仅仅过了10天,市场监管总局和央行先后对阿里进行了调查,对蚂蚁进行了采访。央行副行长潘提出了“回归支付原点、成立金融控股公司、依法许可经营、完善公司治理”等五项整改要求。

【/h/】12月26日,蚂蚁表示“尽快成立整改工作组,全面落实约谈要求”。在其声明中,主要揭示了三个关键点:蚂蚁遵守金融监管,合规经营金融业务;服务实体经济和小微企业,不与商家竞争;通过技术手段与传统金融体系合作,促进内需增长。

随着市场环境和政策倾向的变化,互联网巨头直接面对监管、拥抱监管也就不足为奇了。

【/h/】据《经济学人》数据显示,2010年以来的十年间,科技板块在国内上市公司总市值中的比重从6.8%上升到23.8%。市值最高的20家上市公司中,有6家是互联网公司,他们对资源和信息的控制力和攫取速度远超传统巨头数倍。

阿里、腾讯、字节跳动等科技巨头拥有数亿活跃用户,几乎触及每个人的生活和钱包。获得多个金融牌照后,他们可以快速获得真实的客户数据,通过消费渠道和支付平台连接或控制数万亿的流动信贷资产。

在数字经济时代,如果不加以控制,资本巨头会将所有的市场要素包起来,导致自由市场竞争机制的失败。因此,市场监管的目标不仅限于传统投资并购层面的不正当竞争,还包括数据和渠道层面的垄断倾向和行为。

互联网平台抢占“市场主导权”

【/h/】近年来,平台电商模式受到资本青睐。可能需要在前期投入大量资金来搭建平台,吸引足够数量的供应商和用户。一旦起飞,他们会以较低的边际成本迅速扩大规模。

【/h/】在实现盈利之前,平台会通过“烧钱补贴”、免除佣金/服务费、低价倾销商品等手段,增加用户规模,抢占前期国内市场的主导地位,降低供应商成本或提高进入门槛。

淘宝以免租金打败eBay,滴滴以补贴打败优步,美团“烧钱”抢占外卖市场60%以上。品多多低价降单让用户数量“追到北京”,颤音用算法收割用户平均每天120分钟的时间…….

【/h/】当只有一两家公司走上正轨时,幸存者会利用互联网放大“规模效应”,从而维持用户参与度,增加广告销售额和提成。

【/h/】当时掌握行业标准和竞争规则制定权的巨头,不仅可以赚回过去烧的所有钱,还可以利用规模或数据壁垒来维持自己在渠道上的优势,甚至可以通过强控收购的手段杀死潜在的竞争对手。


BAT时代,阿里已经建立了电子商务、金融、快递等多条轨道

【/h/】随着AI智能、云数据、物联网的发展,阿里、腾讯、美团等互联网巨头将有机会从汽车到电梯的N个传感器以指数速度生成个人数据。

虽然部分国内用户可能支持用个人数据交换免费服务,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商、信用等平台可以肆无忌惮地收集消费者信息,推送广告或诱导贷款。

【/h/】比如黑行业、P2P公司盯上了用户数据,但是并没有给交易增加多少价值,只是把资金从供应商那里转移到没有底线的买家那里,直接影响了金融体系的稳定。

因为基于平台的商业模式,创业公司最大的问题不仅仅是资金的筹集,还有数据的获取。如果让数据和渠道被互联网巨头垄断,会助长资本无序扩张,抑制创新,最终损害商家和消费者的利益。

【/h/】从支付宝、微信支付大战,到快递价格战,美团/滴滴涨价加佣金,再到电商平台“二选一”,迫使商家排队,社区团购恶性竞争,在巨人垄断的数据王国,中小商家和个人议价能力很弱,面对流量生态只有一种无力感。

【/h/】某商家透露,2019年,由于格兰仕与品多多合作,天猫门店在活动期间受到限制。央行在采访蚂蚁后也提到存在非法监管套利和打压竞争对手的情况。

【/h/】多年来,国内反垄断法并未豁免阿里、美团等互联网公司,但后者从未成为反垄断案件的监管对象,或未受到公开批评。

反垄断还是迫使巨头内部机制改变

【/h/】如今,国家希望互联网行业改变以往的扩张路线,尤其是疫情过后,更是明确提出“希望互联网搭建平台,实体经济唱戏”,让商家和供应链上下游受益。互联网巨头不仅要关注自身的利润增长,还要侵蚀线下实体和中小企业的生存空。

反垄断和反垄断是国际惯例,旨在控制少数巨头的无限制增长,维护公平竞争和金融市场秩序。苹果、微软、谷歌、Facebook等公司都经历过反垄断调查和诉讼,甚至收到巨额罚款。

印度正在对金融寡头采取类似的做法。经业主许可,将个人和公司的财务数据汇总成“专用账户”交给金融机构,避免平台垄断行业,无限制放贷。

目前国内监管部门已经开始对互联网行业进行反垄断调查,不是想让任何人倒下,而是为了规范行业秩序。对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监管将成为一种新常态。

最近微博和知乎上的网友经常提出“没有大到不能倒的公司,只是解决方案过于简单化。

【/h/】一方面,阿里、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商业基础依然稳固,具有交易、社交的商业和社会价值。两家公司的生态系统涉及很多服务商,行业跨度大,影响力大,经得起折腾。

【/h/】另一方面,缩小大型科技公司的规模是没有用的,靠公司反对公司是不可能的。无论是哪种方案,都需要提供更平等的满足大多数群体需求的数据访问权,从而创造新的竞争机会。

例如,欧盟的《一般数据保护条例》和美国的《加州消费者隐私法》都加强了个人对自己数据的控制。早些时候,Facebook表示将向允许该应用打开录制权限的用户支付费用。

【/h/】浙江市场监管负责人在采访蚂蚁后也表示,市场监管机构需要明确垄断边界,提前优化合规全链监管,事中审查,事后执法,规范平台数据采集和使用的管理行为。

【/h/】根据整改要求,蚂蚁金服需要成立金融控股公司围绕支付场景开展业务,资产信贷、保险理财、证券交易等活动必须纳入监管范围,这意味着占蚂蚁金服39%的小额贷款收入可能会放缓增速,削弱金融交易属性。

【/h/】蚂蚁还需要依法许可经营个人信用信息业务,提高交易透明度,保护个人数据隐私,这对芝麻信用系统及其创新业务的开放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h/】随着监管的常态化,阿力涛是一个电商和黑马的平台,会对商家和消费者更加友好。长尾商家的议价能力会增强,线上线下的差价会缩小。电子商务“二选一”的限制放宽后,商家可能会实现跨平台销售,更加注重服务质量和配送效率,而不是低价营销。

【/h/】此外,阿里等平台型企业在决策时,需要从控制内部资源转向协调外部资源,从建立竞争壁垒转向参与充满活力的社区,从层级控制转向协作说服,让企业获得可观的利润,鼓励消费者种草,保持平台价值的公平份额。

【/h/】以“淘宝小二”反腐为例,阿里专门成立反腐部门进行自查,针对“小二”刷名声、删差评、以权谋私等行为。曝光后,司法程序介入,店铺被永久关闭。这种合作监督机制不仅促进了生态伙伴的良性互动,而且有效规避了行政监督的风险。

【/h/】未来,阿里、JD.COM、美团、品多多等互联网巨头将学会如何在监管下运营自己的公司,修复生态繁荣的BUG。这不仅是为了遵守法律,也是为了获得社会的长期认可,促进其持续增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德国奢侈品电商 Mytheresa 向纽交所提交IPO申请,业务持续健康增长

Marni 与创意总监续约;Esprit 任命首席执行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