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直播电商大火“网红电商第一股” 如涵却要逆势退市 前景是否堪忧?

11月25日,如汉宣布公司收到三位创始人提出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提案,提议将公司私有化。如涵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涵未来有考虑a股上市的计划。今天的电商直播火了,“网红第一电商股”,才上市一年半,为什么这个时候选择退出市场?它的前景堪忧吗?

网经社注:图片可从投资者关系网站
免费获取

如果上市一年半后市值蒸发70%,则开始私有化

【/h/】11月25日,如翰控股宣布,公司董事会已收到公司三位创始人冯敏、孙雷、沈超(买方集团)于2020年11月25日出具的不具约束力的初步提案,拟以每股0.68美元的现金(或每股3.4美元的ADS,如翰控股一个ADS相当于五个普通股)购买公司所有已发行的A类普通股。

【/h/】公司董事会成立了由独立董事塞西莉亚··许、·齐、组成的专门委员会,对私有化方案进行评估和审议。

【/h/】对此,如翰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没有考虑a股上市的计划。与此同时,一位接近如涵高层的相关人士表示,如果进展顺利,公司将在8个月左右,也就是明年夏天前完成私有化进程,由三位创始人组成的买方集团已经在准备资金。

网经社注:图片可在官网免费收集

【/h/】据公开信息,成立于2001年的如涵控股,是最早的“网络名人电商”模式的探索者之一,即在社交媒体上孵化网络名人,利用网络名人的影响力销售商品。2014年,冯敏和张大奕合作开了淘宝店“我的快乐衣柜”,曾在淘宝服装类排名第一。2015年,冯敏凯投入巨资孵化网络名人,复制下一个“张大奕”。2016年,如涵通过借壳化妆品销售公司嘉里艾在新三板上市,2018年4月退市。2019年4月,如翰在纳斯达克上市,首日股价暴跌37.20%。

这个时候,距离如涵控股上市只有一年半的时间。参照2019年上市时的IPO价格12.5美元,私有化价格仅为3.4美元,比IPO价格低72.8%,市值缩水一大半。

【/h/】为什么“网红第一股电商”的前景?

【/h/】疫情下,直播电商火爆,吸引众多平台进入市场,但MCN老牌机构如涵为何在这个时候选择逆势退出市场?

1。如果财务报告出现

【/h/】其实乳汉的衰落早就被预测到了,从乳汉最近几个季度发布的财报就可以看出来。

11月23日,鲁汉控股(RUHN。美国)公布2021财年Q2财务报告。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营收2.485亿元,同比下降9%。如汉自营项下产品销售收入1.292亿元,下降37.9%。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收入连续第三个季度同比下降。

【/h/】若归属于母公司的净亏损为3120万元,同比缩小38%;调整后净亏损2020万元,去年同期净利润250万元,再次转为亏损。

2。过度依赖网络名人

【/h/】在网络名人和粉丝数据方面,截至今年9月30日,如涵签约的网络名人数量从去年同期的146个增加到2020年9月30日的180个,其中,首级网络名人数量从5个增加到8个;肩网名人数量从14个增加到24个;腰网名人数量从12个增加到21个;潜在在线名人的数量从115个增加到127个。肩腰在线名人总数同比增长73%。粉丝数量从去年同期的1.9亿增加到2.953亿。

【/h/】当时,如翰的招股书显示,如翰已有113名签约在线名人(KOL),分为一线在线名人、成熟在线名人和新在线名人三个级别。张大奕、大金和关阿毅都是一线网络名人,其中张大奕排名第一。

网经社注:图片可在官网免费收集

数据显示,在2017财年、2018财年和2019财年的前三个季度,顶级KOL对GMV的贡献比例分别为60.7%、65.2%和55.2%。由此可见,一线网络名人作为收入的重要贡献而存在。

【/h/】虽然头上有自觉数量的网络名人,但截至今年9月30日,头上的网络名人数量只从5个增加到8个;相反,肩网名人、腰网名人和潜在网名人的数量大幅增加。

【/h/】此外,受范姜、张大奕绯闻影响,张大奕网店销量一度下滑。对张大奕的过度依赖已经影响了鹿晗的市场价值。

网络零售部主任、网络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高级分析师莫代青表示,尽管如涵正在尽最大努力培养新的红人,但他仍然受困于这样一个事实,即该公司的大部分收入是由张大奕和其他负责人创造的。其他红族人的收入仍然太少。另外,自上市以来,如翰市值进一步缩水,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充分认可。因此,预计将涉及私有化。

3。现场电商大火面临强大的竞争压力

2020年上半年,直播频繁进行热搜。魏雅、李佳琪和辛巴的记录被一次又一次地打破。电商大佬、县市市长纷纷出圈,明星们也参与了这场狂欢。直播电商正在成为“第二次爆发”的新增长点,直播成为电商、品牌、商家的“标配”,直播普及率迅速提高。受疫情影响,今年的直播把商品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h/】据互联网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第一期)中国直播电子商务数据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直播电子商务交易规模达到4561.2亿元,预计全年交易规模达到9712.3亿元,几乎达到万亿大关。

报告指出,目前有六种类型的直播电子商务,包括MCN机构、主播、零售电子商务、短视频平台、社交平台和服务提供商。产业链中包含的主要平台有:1)机构:如韩、、美一、蜂群文化、大榭网、网星梦工厂等。;2)主播:威亚、李佳琪、张大奕、悉尼、罗永浩、辛巴、散打哥等。;3)零售电商:淘宝、品多多、Tesco、苏宁易购、蘑菇街、唯品会、小红书等。;4)短视频平台:颤音、Aauto rapper、火山、bilibili、斗鱼等。;5)社交平台:微信、微博、陌陌;;6)服务商:赞、魏梦等。

莫代青表示,李佳琪、魏雅等主播在比赛中给如涵施加了很大压力。更多的电商平台进入了淘宝live、JD.COM Live、苏宁Live、拼多多Live等直播电商,而颤音、Aauto faster在直播电商领域的崛起,更进一步分割了直播电商市场。但是如涵在头像线上名人主播上的优势并不突出,也没有快速调整适应新的直播电商环境。

4。直播行业很难遇到强有力的监管和转型

【/h/】面对糟糕的财务报告和对首席主播的过度依赖,改变现状并不容易。近日,国家有关部委先后出台了一批关于直播电商的意见和规定,直播电商行业将迎来一个监管力度很大的时代,这使得如涵转型面临诸多困难。

【/h/】11月23日,国家广电总局官网发布《关于加强网络节目直播和电子商务直播管理的通知》。《通知》要求重点做好总台直播、总台主播及账号、高流量或高营业额直播活动的管理,加强合规检查。

【/h/】此前,11月6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市场监管总局关于加强网络直播营销活动监管的指导意见》。11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和有关部门起草的《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征求意见。

【/h/】以上一系列政策背后,指出直播行业的混乱:计费、产品质量无法保证、直播电商售后服务不完善。

【/h/】在a股私有化后,面对强大的监管,能否继续写出“网红电商第一股”的新故事,不得而知。(text/sen苗)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从粗旷到精准,HOPESHOW如何提升设计效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