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直播带货,“带”出大市场

凌晨4点,窗外依然漆黑一片。江苏广播电视李星媒体的主持人万站了起来。简单梳理后,她赶到直播点准备。早上9点,她有一个商品直播。

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消费活动转移到互联网“线上”,而“直播流经济”也呈现爆炸式增长。近日,联合国市场监管总局和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统计局发布了9个新的职业,其中电商主播的官方职称被称为“live销售员”,这也为Live电商等互联网新业态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动力。

【/h/】在小直播室,婠婠把当天要推荐的农产品放在最近的地方,关上遮阳帘,打开强光灯,调整好摄像头。9点到了,直播准时开始。“你好!欢迎大家进入我的客厅……”画了漂亮妆容的婠婠兴高采烈地迎接镜头,正式“开门营业”。

“该拼手了。赶紧点!”在镜头里,她的皮肤是白色的,眼睛是明亮的。5,10,50,100…直播室人数不断上升,评论、赞、礼物也来了,销量也一路攀升。

婉婉的全名是孙。她也是广播和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她主持过江苏卫视的《勇往直前拍手》,江苏综艺《新非凡周末》,中央电视台6台第23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等节目。2018年,婉婉乘坐互联网快递,开始接触“活送”。

从万万的角度来看,主播的本质并没有改变,无论是主持电视节目还是带货直播,改变的是更有趣的呈现方式和更高效的适应性。“主持一个电视节目或者晚会,大部分时间主持人在说话,观众在听,直播就不一样了。时刻注意用言语和行动吸引网民的注意力和购买力,注意与网民的互动。如果没有互动,网友一秒钟就走了。”

万告诉记者,当她是一个简单的节目主持人,只需要做好主持人的工作,那么她就会提前三四天开始背台词,讲台语书,直播就完全不一样了。她不仅需要利用主持人的专业素养来应对直播中出现的“小插曲”,还需要在产品选择、体验、推广等各个方面亲自动手。在向网友推销每一款产品之前,“我们要时刻保持自律,产品推广要有吸引力,不要夸张。我们不应该在电子商务市场上做任何违反‘游戏规则’的事情,并对每一个消费者和供应商负责,”万万说。

【/h/】被改造成货锚后,婠婠每天出画室都要进客厅。在镜头前为网友试戴配饰是万万的工作内容之一。在镜头前看似“卖货”,但实际上从产品选择、剧本梳理、直播、重新上市……直播背后,是一个团队整个过程的重复循环。他们在手机屏幕前的明亮清晰,离不开屏幕后绞尽脑汁的创意,离不开他们对产品市场的熟悉,离不开他们对所有环节的掌控和分析。“面对镜头的时间可能是三四个小时,但是在镜头之外,上层的播出要有计划,下层的播出要有总结。在直播室忙了一整天。”

“刚接触这个行业的时候,我也觉得很简单很轻松,因为表达和动作都比较自由,也有很棒的发挥。[/k0/],播出时间似乎比主持人节目短得多,但镜头外的付出却不亚于传统电视节目。”婠婠告诉记者,618《超夜日常》13天直播每天晚上6点开始,但因为要做特效化妆,每天早上9点就要赶到现场做准备。化妆完已经中午12点了,吃几口饭去彩排也来不及了。“我们的风格每天都在变化。《白娘子》《还珠格格》之类的头饰很重。每天都要排练几公斤的头饰,直播六七个小时。”宛宛说。

【/h/】在业内人士眼中,主播行业容易进入,难以提炼。“主播的价值不是最重要的。良好的沟通、表达和销售能力是成功主播必备的素质,也就是‘语言’一定要好。”据江苏广电李星传媒相关负责人介绍,优秀的主播能够准确描述产品,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能够让受众产生共鸣和感同身受,从而增强传播影响力,增强用户的活跃度。

“电视节目主持人跨界直播商品,不仅扩大了其作为传播主体的个人影响力,也拓展了传播的周界和边界,可以为受众提供更具性价比的产品。”婠婠表示,她对直播行业的发展非常看好,对“直播业务员”这个新职业充满信心。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将直播业务员列为新职业后,她觉得自己更加被认可了。“希望更多喜欢或者想尝试做‘货锚’的年轻人,能够努力加入这个朝阳产业。”宛宛说。

[数论]

●在今年疫情背景下,直播电商成为企业应对冲击的“中坚力量”,也是各地推动消费补货的“杀手”。2020年1-9月,丽水地区共进行直播2902次,直播产品12666个,零售额1093.7万件,零售额2.59亿元。

[/h
●6月22日,某招聘平台发布了《2020上半年有货活人才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活流经济”格式主要岗位的人才需求达到2019年同期的3.6倍,涌入行业的求职人数也达到去年同期的2.4倍。

【/h/】●天猫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10月21日零时10分,淘宝直播指南销量超过同期全天销量。仅美容行业一项,淘宝直播一小时就有12件商品卖出过亿。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运动品牌抢滩电竞市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