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37家服装上市企业三季报汇总,13家净利亏损

转眼间,艰难的2020年只剩下最后两个月了。回顾这一年,很多服装人大概会挤出一丝苦笑,体现在财务数据上,全是负增长。毫无疑问,疫情对整个服装行业是一个打击,但在沉重的压力下,还是有人在逆行。随着近期各大服装上市企业公布第三季度财务报表,我们整理了37家有代表性的企业,查看了服装企业近九个月的生存状况。

只有四家公司的收入和净利润翻了一番

【/h/】2020年前三季度,37家服装上市公司实现营收737.12亿元,净利润16.83亿元。其中海曙家园以117.78亿元的营收排名第一,也是这37家营收超过100亿元的企业中唯一的企业;马森服装排名第二,营业收入94.5亿元;第三个是Souyute,创造收入57.66亿元。

注:雅戈尔只统计时尚服装板块的财务数据,下同

【/h/】从榜单上看,37家公司中有29家收入同比下降,其中27家收入和净利润双双下降;只有太平鸟、宝信鸟、碧音乐芬、木高迪四家公司实现了营收和净利润的双增长。

【/h/】前三个季度,美邦、金宏集团、La Chapelle、周六、贵人鸟、探路者净利损失超过1亿元,chinour、Annaier、哈森、日升时尚、三福户外、布森、尚英环球均出现亏损。

男装品牌:报喜鸟“报喜”,布森“降阶”

【/h/】在上榜的12个男装品牌中,宝信鸟是唯一一家营收和净利润双增长的公司。财务报告显示,公司2020年1-9月实现营业收入22.6亿元,同比增长4.22%;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2.41亿元,同比增长47.38%。其中,第三季度营收8.87亿元,同比增长20.03%;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1.25亿元,同比增长141.19%。

【/h/】之所以获得这个“好消息”,主要是因为宝鸟控股旗下的上海宝鸟服饰有限公司于今年2月初被上海市政府征用参与防疫物资的生产和销售,宝鸟服饰的收入大幅增加。此外,第三季度后,公司所有品牌的零售额都有所回升,公司加大了电子商务和新零售业务的发展,推出了全员营销,实现了收入和净利润的双重增长。


12家企业中,chinour和Busen遭受了损失。前三季度,布森实现营业收入1.77亿元,同比下降37.57%;亏损7720.16万元,同比下降92.87%;仅在第三季度国内疫情得到控制,零售业态基本恢复正常的情况下,卜森的营业收入仍同比下降68.45%,仅为3255.6万元;亏损3851.71万元,同比下降7.86%。这意味着布森主营业务的疲软长期没有得到缓解。如果公司未能改善主营业务经营业绩,将再次面临退市警告。

【/h/】中国前三季度净亏损约2624万元,主要是受疫情影响旅游业务收入大幅下降所致。据了解,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中国石油控股的Xi安天南项目净利润亏损1638.65万元,较去年同期大幅放大。本月1日,中国旅游与雪松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拟将Xi天安天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持有的90%股权转让给雪松凯文。经协商,双方同意上述股权转让价格为9736.61万元。

女装品牌:金宏集团和拉夏贝尔遭受巨额亏损



【/h/】与营收100多亿的蓝海之家、营收1.77亿的布森相比,实力相差很大,女装企业整体实力相差不大。除了日本的时尚广播,其他企业前三季度的营收都在10-20亿元之间。

【/h/】从公布的财报来看,疫情对女装企业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尤其是金宏集团(原Vignas)和La Chapelle,分别发生了9.18亿元和7.83亿元的巨额亏损。

Vignas去年6月更名为金宏集团,据称是为了提升企业形象,展示公司实力,整合资源,进一步扩大公司规模,提升集团整体竞争力。但从实际情况来看,定位于高端女装市场的Vignas更名后依然受困,转型升级效果不明显。收购TEENIE腊肠后,那一年Vignas的业绩大幅上升。第二年,公司实现了收入和净利润的同比增长,并与TENEY腊肠一起进入童装和男装市场。然而,高增长并没有持续多久,集团因收购TEENIE腊肠而背负了33.3亿元的长期贷款。

La Chapelle这几年成了“赔钱的专业户”,徘徊在退市的边缘。今年以来,La Chapelle已被执行63次,仅10月份被执行的次数就高达18次。总体来看,这18个实施目标总量达到6926.36万元。而La Chapelle走到这一步,与其发展战略密切相关。从2011年开始,La Chapelle开始了“多品牌直销”的扩张战略。随着扩张战略的不断推进,拉夏贝尔的高库存、资金链断裂等问题逐渐暴露出来。目前,巨额债券债务问题对拉夏贝尔的正常运营影响很大。如果债务问题不能剥离或者解决好,退市是必然的。

运动品牌:安踏领先,高木长笛成绩喜人

没有安踏、李宁、特步、361度的运动类排名不完整。但由于这四家本土运动品牌均在港股上市,其具体财务数据并未纳入本次编制的第三季度报告。但从安踏发布的上半年财报来看,上半年安踏实现营收146.69亿元,同比仅下降1%;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安踏品牌产品零售量同比实现了较低的个位数正增长,FILA品牌产品零售量同比实现了20%-25%的正增长,其他品牌产品零售量同比实现了50%-55%的正增长。可以预见,下半年安踏体育将从疫情冲击中脱颖而出,稳坐本土体育品牌第一。

【/h/】从六大运动品牌的三季报可以看出,近一半的企业亏损,尤其是贵族鸟,前三季度亏损2.59亿元。前段时间厦门中院也采取措施限制公司及其法人林天福的消费。从过去市值超过400亿元的“第一个a股体育品牌”,现在已经濒临退市。贵鸟的经历真的很尴尬。

【/h/】作为户外运动品牌,木高迪前三季度表现出色,实现营收5.1亿元,同比增长15.28%;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4954.19万元,同比增长16.66%。据悉,自疫情爆发以来,除了与天猫、JD.COM、唯品会等建立深度合作外。,木高迪还积极探索新的电子商务销售平台,积极推出数字营销系统。在进行现场营销的基础上,成立新媒体部,加强短视频、软文等内容的营销手段,加强颤音、小红书等社交平台的推广,增强与主流年轻消费者的品牌互动。在各方面的共同努力下,木高迪迅速从疫情中脱颖而出,业绩逐渐恢复。

休闲服装:马森和美邦这两个曾经的竞争对手现在已经相距甚远了

【/h/】与体育企业相比,休闲装增长乏力,除太平鸟外,其他所有企业均出现营收和净利润双重下滑。

【/h/】太平鸟这几年在积极转型,传统电商占比有所提升。同时,积极推广小节目、在线名人直播等新型社交零售渠道,精准营销不同圈子人群,实现在线收入大幅增长。疫情期间,网上销售渠道的扩张无疑给品牌带来了逆风,太平鸟也抓住了网上发展的机会,带来了总收入的增加。

从温州出来的两个休闲装企业马森和美邦,曾经是一个尺码,现在差距越来越远。虽然受疫情影响,马森前三季度服装销量和净利润有所下滑,但94.5亿元的营收可以保证马森2020年的年收入能进入“亿人俱乐部”。相比之下,美邦前三季度的营收仅为26.9亿元,不到马森的三分之一。净利润方面,马森前三季度实现净利润约2.16亿元,美邦亏损7.06亿元,前景堪忧。面对这种情况,不知道老邱和老周是什么感受。

摘要

【/h/】相比2019年的相对艰难,2020年才是真正加剧洗牌的一年。贸易战、新冠肺炎疫情等外部因素的影响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除的,它在服装行业的蝴蝶效应会持续一两年甚至更久。可以预见,依赖传统商业模式、转型不成功的服装企业未来会更加艰难,粗放式管理和品牌老化加剧市场外流;新兴的服装品牌将取代老化停滞的品牌,产品实力将成为竞争的核心。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VISION STREET WEAR联手野格释出“野路子”联名胶囊系列

“我就是中国原创包第一人!”|刘盛毅专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