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时尚产业链上的疫情重灾区:全球服装加工厂和供应商损失了高达162亿美元的订单

全球工人权利中心(CGWR/全球工人权利中心)和工人权利联合会(WRC//工人权利联盟)最近发布了一份进口数据分析报告。根据之前未公布的进口数据库,这两个美国组织估计了今年4月至6月全球服装工厂和供应商的损失。

CGWR和WRC指出,该报告数据库的主要来源包括服装供应商及其贸易协会。

报告指出,自3月份以来,许多欧美大型时尚品牌和公司取消订单或拒绝支付疫情前的订单,导致4月至6月全球服装工厂和供应商损失162亿美元。报告称,来自孟加拉国、柬埔寨、缅甸和其他国家的供应商不得不缩减业务规模,甚至直接关门。因此,数百万工人被直接解雇或被迫缩短工作时间。

报告指出,疫情暴露了时装业核心的权利失衡,即前期制作成本由经济不发达甚至贫困国家的供应商承担,而买家要到工厂交货后数周甚至数月才会付款。该报告的作者之一、WRC董事斯科特·诺娃指出:“在疫情期间,不公平的支付系统使得西方品牌能够通过压迫发展中国家的供应商来支撑其财务状况。”

【/h/】报告显示,虽然供应商和工人面临生死存亡的危险,但一些零售商仍然选择支付数百万美元向股东支付股息。今年3月,美国服装零售巨头科尔公司(Kohl\’s)在取消了孟加拉国和韩国工厂的大量订单数周后,向股东派发了总额为1.09亿美元的股息。

柬埔寨服装制造商协会今年4月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呼吁买家履行合同,保护75万柬埔寨服装业工人的生计。“全球服装供应链的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被疫情压垮了,但与买家相比,厂商(工厂)利润微薄,承压能力较弱。最终,生活在温饱线上的劳动者的生存环境更加严峻。”

【/h/】公开信还指出,孟加拉国取消订单总值25亿英镑,买家主要包括Arcadia(Topshop的母公司)、Debenhams、Asda、孔雀、New Look、Sports Direct等服装零售商的春夏产品。(详见华丽唱片:英国服装零售商取消价值25亿英镑订单,孟加拉工厂陷入困境)

CGWR数据显示,由于品牌和零售商取消订单或拒绝支付货款,100多万孟加拉服装工人被解雇或暂时解雇。尽管当地政府向工厂提供了总计5亿美元以降低失业率,但许多报道指出,孟加拉国工人至少两个月没有收入。

【/h/】据《华丽记录》今年7月的报道,孟加拉服装生产商和出口商协会会长鲁巴纳·胡克(Rubana Huq)表示,新订单较去年同期减少约45%。孟加拉是世界第二大服装生产国,工厂产能利用率只有平时的一半。

越南服装企业的招聘机构也面临着困境。越南是耐克和阿迪达斯等大型运动服装品牌的主要制造商。招聘顾问威尔·特兰(Will Tran)告诉路透社,他和同事在4月和5月只签了两份员工订单,通常每个人都有多达10份订单。他说:“所以80 ~ 90%的工作要求都消失了。”(详见《华丽记录:亚洲服装厂商面临困境:春季库存积压影响秋季订单,各地需求不一)

CGWR董事、报告主要作者Mark Anner教授指出,服装企业的财务状况受到疫情影响,但必须面对应有的财务责任。“尽管处于供应链的顶端允许(品牌和零售商)在面临危机时违反与供应商的合同,但保护弱者在道德上是必要的…最基本的是保证供应链底层工人的权益。”

为了让品牌和零售商负起责任,WRC和中广核在今年4月推出了“疫情追踪系统”,以监控公司是否履行了合同义务。零售巨头沃尔玛(Walmart)的母公司阿卡迪亚集团(Arcadia Group)、美国时装零售商Urban Outfitters和英国母婴服装零售商母婴护理(Mothercare)尚未承诺为已完成和生产中的订单支付全部款项。

【/h/】此外,斯科特诺娃(Scott Nova)指出,在工会组织和媒体报道的影响下,H&amp、H & M、Zara等品牌和零售商已宣布将全额支付订单。此前,日本快时尚巨头优衣库也表示,疫情期间将照常支付货款。

详见华丽唱片:

H&M与孟加拉等国服装制造供应商“共渡难关”,将继续执行已签约的服装订单

Zara 母公司 Inditex 和全球工会联合会承诺共同致力服装供应链的复苏

优衣库承诺:疫情期间将照常向供应商支付货款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H&M 将在门店设置旧衣回收加工机器,让顾客见证服装回收再造的全过程

Stella McCartney 携手 26位艺术家诠释品牌“A to Z 宣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