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曾经的全球“零售之王”,日本百货业在疫情后时代面临重大挑战

【/h/】像往年8月底一样,高岛屋Nihombashi在一楼女装层摆放各种夏装,红底黄字的显眼销售标志。销售人员都准备好了,唯一不同的是没有客户。

【/h/】今年7月,高岛屋新桥店销售额同比下降18%,往往是一年中最忙的月份之一。

瑞士信贷证券(Credit Suisse Securities)日本分析师田崎敬浩·卡扎哈亚直言不讳地表示:“百货商店已经成为消费者不想去的地方。”

【/h/】在全球范围内,传统百货商店都受到了电子商务的冲击,爆发的更厉害。此前,美国奢侈品百货集团Neiman Marcus和老牌连锁百货公司J.C.Penney先后申请破产保护。(详见华丽唱片:美国奢侈品百货集团Neiman Marcus申请破产保护,118年历史的美国百货公司J.C.Penney申请破产保护)

【/h/】日本百货店被誉为全球“零售之王”,同时也被认为比其他国家的零售商生存能力更强——首先是日本的电商普及率还低,其次是近年来蓬勃发展的旅游业。但疫情的出现,直接使得这两个优势成为日本百货店传统商业模式的最大痛点。

过度依赖海外游客购物

【/h/】日本百货店行业严重依赖旅游业,部分百货店30%的销售额来自海外游客。

疫情对日本百货公司的第一次冲击是在今年年初。自1月27日起,中国大陆禁止赴日旅游,港澳台、韩国等亚洲地区赴日游客数量也明显减少。随后,日本加强了对入境游客的检查,直到禁止海外游客入境。

【/h/】日本百货商店协会数据显示,今年2月,91家百货商店免税销售额同比下降65%,至110.2亿日元,免税消费者数量同比下降68.3%,至13.4万人。

【/h/】3月,90家百货商店免税销售额同比下降85.7%,至47.5亿日元,免税消费者数量同比下降93.4%,至3万人。

更大的影响是,4月8日之后,日本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要求百货商店和企业暂时关闭,以确保居民的安全。这一轮封锁持续了一个多月。

日本最大百货零售商Isetan Mitsukoshi Holdings此前曾表示,2020年4月至6月第一季度销售额同比下降46.7%,至1316亿日元,净亏损305亿日元(去年同期净利润61亿日元)。专家组指出,疫情造成的非经常性损失达到122亿日元。

另外四家日本五大百货公司巨头:高岛屋、J. Front Retailing、搜狗& amp;从3月到5月,Seibu和Matsuya都出现了运营亏损。

虽然日本的百货商店已经重新开业,但高岛屋表示,整个行业要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还需要一段时间。

疫情令日本消费者行为发生改变

田崎敬浩·卡扎哈亚也指出,消费者行为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过去,消费者经常乘坐新干线去市中心的百货商店,花几个小时逛商场。现在,他们开车去离家近的商店,买了他们需要的东西后就离开了。“这是疫情时代消费者行为的新常态。市区附近的百货公司和车站不再有特别的优势。”

【/h/】5月底,日本政府解除紧急状态,百货商店恢复日常运营,但整体表现并未迅速反弹。根据日本百货商店协会的数据,6月份,日本百货商店销售额同比下降19%,至3829亿日元,大城市百货商店销售额同比下降22%,非城市地区百货商店销售额同比下降11.3%。

【/h/】但近期第二波疫情,东京、大阪单日确诊人数创历史新高,可能会进一步延缓百货行业的复苏。

加快数字化进程能否扭转百货业颓势?

在实体零售商苦不堪言的同时,电商平台充分利用了疫情造成的全民居家的局面。【div】【/div】亚马逊日本总裁Jasper Cheung曾表示:“虽然我们不会透露销售数据,但客户使用亚马逊的频率明显增加,需求远高于日高峰,比如年终购物季。”

日本时尚电商巨头Zozo

7月31日表示,预计2021财年净利润同比增长47%。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小太郎·萨瓦达表示,在疫情期间,该公司的在线业务表现“强劲”。

在全面电子商务的趋势下,百货运营商也在加快数字化的步伐:

三越伊势丹希望,通过提高线上 SKU,推动本财年线上销售额增长至300亿日元(上一财年为250亿日元);

高岛屋表示,第一季度(3~5月)线上销售额同比增长89%,主要集中在食品和美妆品类,公司希望“能进一步加强”线上业务;

相比之下,三越伊势丹集团的网上销售额只有2%。集团指出,由于大部分合作是与高端品牌合作,后者更倾向于建立自己的电子商务渠道,这使得集团难以推广自己的电子商务渠道。

【/h/】然而,业内人士指出,即使百货公司可以增加网上销售,电子商务也不是“灵丹妙药”。田崎敬浩·卡扎哈亚指出:“百货公司应该扪心自问,加强电子商务渠道真的能成为一种增长战略吗?”

田崎敬浩·卡扎哈亚认为美国百货公司巨头梅西百货公司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9年,电子商务渠道贡献了25%的销售额,但该公司今年2月宣布将关闭125家商店,裁员2000人。”

华丽唱片今年6月底的报告显示,梅西百货宣布计划裁员约3900人,以应对疫情影响,节省运营开支。(详情,梅西公司裁员3900人,预计本财年可节省3.65亿美元)

田崎敬浩·卡扎哈亚指出,百货公司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它们收集了大量高质量的商品。\”他们(百货商店)应该集中精力加强这一优势.\”

日本京都立命馆大学教授申池田也表达了类似的观点。“就算百货公司加强电商业务,也还是不如亚马逊。”

日本百货业急需改进效率和盈利能力

业内人士指出,日本百货店急需改进的地方在于运营效率和盈利能力。与美国百货公司相比,日本百货公司经营者更依赖租金。这意味着日本百货商店经营者不必承担太大的库存风险,但在一定程度上推高了商品价格。Jefferies日本分析师

Mike Allen指出,“如果你仔细研究租户和百货公司的整个成本结构,你会发现其劳动效率特别低,而这种低效率导致商品价格上涨,将顾客赶走。”

【/h/】另外,改变传统的楼层和商品布局也是百货运营商面临的一大挑战。日本传统百货商店的销售额主要来自服装类别,但日本百货商店协会的数据显示,在过去十年里,服装销售额下降了1万亿日元。

Mike Allen认为百货店运营商的选择之一就是多租空房间给优衣库的母公司【div】[/div】Nitori和Fast Retailing。比如今年2月,日本家电零售巨头

Bic Camera在日本最高端百货公司之一的三越桥(Nihombashi Mitsukoshi)开了一家店。

Mike Allen指出,除了疫情的影响,电子商务并不能完全取代实体百货。“百货公司不能完全被取代。问题在于人们需要它的程度以及它的效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Burberry 宣布发行债券为可持续发展项目筹集资金

宝格丽设立两只新基金:支持女科学家的科研工作,助力新冠病毒疗法和疫苗的临床测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