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在中国如火如荼的“直播电商”,在日本是怎样一种境况?

虽然“直播电子商务”的热潮在中国愈演愈烈,但在日本却呈现出不同的发展趋势。最近,日本媒体日经新闻采访了业内人士,并得出结论认为,在日本,对于卖家、买家和电子商务网站运营商来说,现场电子商务不是必须的。

平台型电商反应消极

旗下运营有购物网站的

Yahoo Japan

在5月宣布,将在6月底关闭直播电商功能(不过,截至目前仍未正式关闭该业务)

帮助用户成立电商网站的 Base,于今年3月关闭了直播电商业务

二手交易平台 Mercari 则在2019年底关闭了直播电商业务

日本电商巨头乐天(Rakuten)虽然依旧通过直播app提供直播电商服务,但这款app 在消费者群体中的受欢迎程度,远不及乐天旗下的核心购物网站,绝大多数主播只有几十位观众。

雅虎发言人早些时候表示,“在考虑了使用情况后”计划关闭直播服务。据报道,该公司目前正在重新考虑这个计划。

品牌商家喜忧参半

Takeuchi Akira在网上销售健康食品,如Mercari,他说现场销售商品给了他忠实的顾客,每个观众都买了几个产品。通过梅尔卡利的现场直播,他赚了25万日元(约合16300元人民币),相当于通常两天的销售额。

但是Takeuchi Akira也说在直播过程中可能会出现机械故障等问题,他担心这些问题会给顾客留下不好的印象。“我最终吸引了100名观众,这可能是因为我被淘汰了空”他认为,电子商务公司最终将选择终止直播功能,而不是投资提高服务器容量。梅尔卡利表示,关闭实时电子商务功能的主要目的是“集中集团的资源”。

举行了数百次现场直播,推荐自己公司的女性护理产品的王丽嘉村田(div)说,她对现场直播功能突然中断感到“有点震惊”。毕竟,现场直播不仅促进了公司的销售增长,还为她自己提供了一个空与女性客户交流并了解后者痛点的空间。

现在,王丽嘉村田的主要直播地点已经变成了Instagram。虽然该软件没有购物功能,但“它的设计更加人性化”。如今,王丽嘉村田活跃在社交媒体上,耗尽了公司的官方购物中心。

经营着多家皮具和配饰商店的余亚·卡苏塔(Yuya Katsuta)于5月初开始现场直播。尽管商店的客流量有所增加,但他计划继续直播。“一些消费者观看了视频后来到商店。(直播)是推广和介绍我们产品的优质渠道之一。”

日本老牌多品牌零售商兼买方商店运营商Beams于3月27日举行了首次现场销售活动。(详情见《华丽记录:Beams》,日本一家高级时装采购员商店,首次现场销售商品,并推出女性婚纱推荐服务)

今年7月,日本美容巨头资生堂首次在当地市场进行了现场直播。它与百货公司巨头Isetan Mitsukoshi合作,并在其美容电子商务应用meeco中举办了一系列现场直播活动。资生堂在东京推出了一家体验式收集店“美丽广场”,该集团还表示,未来将在该店举办现场活动。

直播新势力乘虚而入

日本本土互联网巨头的犹豫不决也导致了市场上更多新玩家的出现,比如拥有live应用17Live的台湾公司M17。2019年,M17为日本用户推出了一个实时电子商务平台

HandUp,该平台每月向卖家收取费用,并按一定比例从销售额中提取。HandsUP的特点是有自己独立的直播平台,可以同时在Facebook、Line等平台上直播。

M17旗下的日本公司17媒体日本(17 Media Japan)的首席执行官小野弘文(Hirofumi Ono)指出:“一般来说,消费者会因为特定的产品而访问电子商务网站,而不是商店。”现场电子商务之所以能引起观众的兴趣,在于过程中传递的一些信息。这两种服务之间的消费者行为非常不同。”

hand up目前的企业用户包括原宿购物中心

拉弗尔等。零售商开始现场销售商品的原因主要是为了抵消流行病造成的商店顾客减少。小野弘文(Hirofumi Ono)表示:“在物流、库存和产品方面拥有独立知识的企业以及产品爱好者将在现场销售商品方面拥有优势,我们主要致力于培养这类客户。”

Euromonitor International的分析师Tatsunori Kuniyoshi表示,缺乏“一站式”购物应用是日本卖家无法吸引大量观众的症结所在。“但从长远来看,这种流行病让消费者呆在家里,加速了电子商务的渗透率,这可能会推动实时电子商务的发展。”

来源:华丽唱片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9月米兰时装周将混合线上和线下形式,三位中国设计师远程参与

三夫户外7883万元收购瑞士奢侈运动品牌X-Bionic及其专利技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