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5亿美元被收购MIRROR:一位女性创业者的灵感与坚持

6月29日,加拿大瑜伽运动服装零售商Lululemon Athletica Inc .宣布将以5亿美元收购纽约的家庭健身设备制造商MIRROR。消息一出来,就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创立不到四年的品牌背后,是一位伟大的女企业家——布林·金内特·普特纳姆(Brynn Putnam或简称Brynn)。《华丽的野心》将通过这篇文章展示她的创业过程,并进一步讨论为什么Lululemon选择了MIRROR作为历史上的第一笔收购。

在孩子出生的那天获得第一笔投资

纽约早期的风险投资基金Lerer Hippeau Venture是第一家决定投资MIRROR的机构。

这家机构投资了许多我们现在熟悉的网络新品牌,如网络美容品牌Glossier,美国奢侈时尚品牌Everlane,美国互联网直销品牌DTC(互联网直销品牌)的创始人Warby Parker,同时也是羊毛鞋初创品牌Allbirds的B轮投资者。

有趣的是,勒勒·希佩尤风险投资公司在官方推特上反复发布了一条信息:“别惹布林!(布林不容易对付!)”,并说她非常善于说服人们相信她的远见卓识并跟踪她的发展。

这个评论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

Brynn在发现这个投资机构时甚至没有一个正式的样本!

回顾四年前的融资经历,38岁的布林说:“大多数人会先做一些丑陋但实用的事情,获得第一批用户,然后找人投资,然后扩大品牌。我正好相反。我首先构思了这个品牌是什么样的,并使用简单的动画视频来模拟演示,让投资者了解我的想法和能力。”

在到处碰壁的融资过程中,当时怀上刘佳的布林一直坚持要成为MIRROR的唯一创始人,这让很多投资者总是汗流浃背地问:“你需要介绍一个很棒的合作伙伴给你吗?”

面对质疑,她说:“我从来没有当过老板,也从来没有为任何大型组织或公司工作过。我几乎没有接受过正式的商业培训”,但这决定了“我们的大多数产品都是客户最需要的好产品,而不是来自大系统的无聊产品。”。

最后,在他儿子出生的那一天,2016年11月15日,布林获得了勒尔·希佩风险投资公司的种子投资。

MIRROR成立不到四年,经历了四轮融资,共融资7480万美元,包括:

种子回合:2016年11月22日,勒尔·希佩尤风险投资公司领先,第一轮资本参与了

A轮和B轮:2018年2月6日和9月6日,美国投资管理公司星火资本(Spark Capital)分别牵头投资

B- 1轮:2019年10月30日,华尔街对冲基金Point72Ventures领先,Lululemon参与了投资。在这一轮融资之后,Point72 Ventures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史蒂文·科恩将加入MIRROR的董事会。

2019年,MIRROR的销售收入将达到4500万美元左右,预计今年将超过1亿美元。在2021年,预计它将收支平衡或略有盈利。

从健身房用户的反馈中找到创建MIRROR的灵感

布莱恩出生于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收入稳定,生活富裕。16岁时,她在纽约市芭蕾舞团开始了自己的舞蹈生涯,随后于2001年进入哈佛大学攻读俄罗斯文学和文化学士学位。毕业后,她随宾夕法尼亚芭蕾舞团和蒙特利尔芭蕾舞团巡回演出,并在纽约的一些顶级健身房和精品健身室兼职任教。

创立卢鲁勒蒙的经历与奇普·威尔逊非常相似,布林也在健身房找到了灵感。

离开芭蕾舞团后,布林在一个面积为47平方米的小教堂里开设了自己的精品店健身工作室Refine Method,仅节省了1.5万美元。然而,这个临时房间必须在每个星期六归还给教堂。此外,由于怀孕期间的各种不适,布林无法忍受每天在健身房和家之间跑来跑去,所以她下定决心寻找完美的家庭健身设备和操作模式。

“我会和用户一起吃饭,或者坐在浴室外面,听他们说什么,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产品。”我会亲自回复每个用户的电子邮件,只是因为我想听听人们在说什么。”

俗话说:“如果你一刻也不忘记,就会有回声。”在她收到的一封用户邮件中,一条不起眼的短信让布林“如梦方醒”:

在邮件中,用户称赞了安装在健身房的镜子,并表示镜子是与健身伙伴互动并反馈健身行为是否标准化的第一个“媒介”。这句话立刻唤醒了布林(她曾经是一名芭蕾舞演员,一年到头都在镜子前工作):“我想:哦,镜子!你知道,人们关心镜子!”

将女性对美学的终极追求融入到产品设计中

Brynn参与了MIRROR的原型设计。为了进行产品测试,她早前将镜像智能镜像的原型拖到了精炼方法工作室,以获得忠实用户的反馈。凯丽·科姆(Kailee Comb)目前在MIRROR担任健身内容副总裁,后来担任健身教练。她评论道:“它非常巨大,有很多金属,不容易移动。”

经过两年的设计改进,2018年9月,MIRROR终于推出了这款宽56厘米、高132厘米、厚3.5厘米的智能健身“全身镜”,并在墨西哥投入生产。

当这面健身镜关闭时,它是一面与家庭环境完美融合的梳妆镜;开始时,通过内置摄像头和扬声器的交互式镜面显示器播放现场和录制的健身课程,实时反映用户的锻炼状态,以便用户与一起工作的教练和同学互动。

有了这面镜子,用户可以将家中的任何房间变成只有一个瑜伽垫的家庭健身房,通过手机应用程序的控制,随时体验有氧运动、力量训练、杠铃、拳击、瑜伽和普拉提等50种不同的运动模式。

MIRROR每周都会参加一个新的70多个现场健身课程。教练是来自美国顶级健身中心的认证健身专家。用户还可以随时访问镜像图书馆的点播课程。此外,该镜像监视器可以与蓝牙心率监视器(购买时附带)或苹果手表同步,以跟踪用户的身体健康数据。

近年来,《华丽记录》报道了许多家庭智能健身项目,如室内旋转自行车品牌Peloton和室内划船机品牌Hydrow。其中,与MIRROR最相似的是Tonal(壁挂式家用智能电源设备,售价2995美元/台)。

这两个项目几乎是同时推出的,但相比之下,MIRROR的美学优势是突出的:例如,Tonal显示屏的厚度是MIRROR mirror的五倍,但长度只有它的一半,这使得它放在家里时既笨拙又笨重。

更重要的是,对审美完美的追求使MIRROR的图片在社交媒体上更有影响力,也受到许多名人的热烈追捧。

为什么Lululemon和MIRROR握着手?

这种流行病迫使家庭健身市场加速发展

Lululemon首席执行官卡尔文麦克唐纳(Calvin McDonald)曾表示:“收购MIRROR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机会,它增强了我们的数字和互动能力,并加深了我们作为体验品牌的基础。”我们希望通过合作来加快我们家庭健身业务的发展(在线健身课程除外)。”

勒尔·希佩尤(Lerer Hippeau)的管理合伙人埃里克·希波在最近一次风险投资机构的分享会上表示:“随需应变的健身活动正呈现出爆炸性的趋势。”从疫情爆发前可以看出,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根据自己的喜好在家锻炼,疫情增加了这类服务对公众的吸引力。我们的一项投资MIRROR就是一个例子。珀洛东是另一家明显受益的公司。ClassPass也朝这个方向进行了调整。”

美国智能家居健身公司Peloton上个季度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66%。首席执行官约翰·福利(John Foley)在电话会议上表示:“隔离和家庭办公室已经成为Peloton发展的强大推动力。”

美国室内赛艇机品牌Hydrow在疫情期间销售额增长400%,并于6月中旬成功完成新一轮融资2500万美元。

从定价的角度来看,启动MIRROR的门槛比其他类似品牌要低:MIRROR的价格是1,495美元,加上250美元的运输和安装费用,附带的健身课程订阅费是每月39美元。

从合作到投资,再到收购,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与国内几个“老年”智能健身品牌相比,mirror除了“MIRROR”之外,不需要与其他器械配合,其设计理念显然更符合Lululemon的主要瑜伽风格和场景。

据海外媒体报道,Brynn Putnam是MIRROR的创始人,十年前曾担任Lululemon的大使,据信这为双方握手奠定了基础。

2019年10月,Lululemon还参加了由华尔街对冲基金Point72Ventures牵头的B-1轮,之后,MIRROR和Lululemon共同设计并拓展了一门新的冥想课程,并推出了理疗、康复甚至远程保健课程。

收购完成后,MIRROR将在Lululemon内部作为一家独立公司运营,Brynn Putnam将继续担任首席执行官,并直接向Lululemon首席执行官卡尔文·麦克唐纳汇报。

Brynn表示,希望借助Lululemon在零售和技术方面的强大力量,MIRROR能够接触到更广泛的消费群体,成为人们家庭中的“第三屏幕”(除了电脑和手机),真正创造出“下一代iPhone”(“我们一直说,我们相信我们正在打造下一代iPhone。”)[/h

在数字化的方向上,Lululemon急于赶上耐克和其他领导者

运动和健身有很强的社区属性和学习需求。我们可以看到,耐克(Nike)和Under Armour等主要体育巨头一直在加大投资,直接面向消费者,开发或获取应用程序,不断优化在线体验,丰富数字内容,增强社区粘性,以及将实体和在线渠道联系起来。

相比之下,Lululemon一直专注于商店,通过活动、品牌大使和社区来增强用户体验和归属感。自1998年在温哥华开设第一家店铺以来,其实体店一直承担着瑜伽体验和服装零售的双重角色。到目前为止,该品牌保留了高级瑜伽工作室、健身俱乐部和健身中心等高质量的第三方场所作为分销渠道。

在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在线渠道中,除了品牌官方网站电子商务和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外,该品牌只推出了一款简单的手机购物应用和一款Lululemon Fuel Space健康餐厅订购应用,分别于2014年和2019年在北美推出,但设计和体验都不够好。与耐克训练俱乐部的大量健身视频相比,Lululemon应用程序中的视频内容非常少。

2019财年第三季度,Lululemon针对电子商务业务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提升网上购物体验,并进一步完善和实施了BOPIS(网上、线下、单线、线下)模式,让顾客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到商店获取网上商品。

由于疫情,Lululemon在2月份暂时关闭了其在中国大陆的所有门店,然后在3月份关闭了其在北美、欧洲和其他亚太国家的所有门店。根据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整体销售额低于预期。与疫情对实体店的影响相比,根据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Lululemon的直接面向消费者的电子商务业务已成为一个亮点,在线销售额同比增长68%(按不变汇率计算为70%),占总销售额的54.0%,而去年同期仅为26.8%。

从投资100万美元到用5亿美元收购MIRROR,只有8个月的时间。这充分证明了“数字化”对卢勒蒙的重要性已经大大增强了!

来源:华丽的品质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古木夕羊女装:简约引领时尚潮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