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优美丽人 服饰 正文

外需、外迁叠加下,纺织服装产业如何站稳脚跟?

纺织服装是中国较早加入全球价值链的一个行业。近年来,面临着巨大的产业转移压力和业务发展风险。如何应对政策,如何突破企业,值得高度重视。

-文|朱泰辉徐天辰

COVID-19中确诊的肺炎数量在全球已超过600万。欧美一些受疫情影响的发达国家已经开始恢复工作,但要遏制疫情仍有很长的路要走;与此同时,第三波疫情袭击了印度、俄罗斯、巴西等新兴经济体和防控能力薄弱的欠发达国家,预计感染和死亡人数将大幅上升。在经历了第一阶段的国内供应方冲击后,中国经济正进入第二阶段,海外经济暂停、贸易活动萎缩和失业率上升的影响将通过产业链反馈给中国。

纺织和服装业承担着大量的工作,在确保居民就业、市场主体以及产业链和供应链的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服装是一种受经济繁荣影响很大的可选消费品。疫情下,全球服装消费大幅下降,大量订单被取消,给纺织服装业的发展带来了很大影响。我们之前的报告《疫情下的中国产业链风险评估》发现,纺织服装行业存在较大的外部需求风险。最近,工业和信息化部也指出,纺织行业,尤其是中小型纺织企业,经营困难很大。

更重要的是,纺织服装行业是中国较早加入全球价值链的行业,近年来也面临着更大的产业转移压力。在外部移民和外部需求的双重影响下,纺织服装业在全球产业链中的地位将如何变化,企业在业务发展中面临哪些风险和压力,以及政策应如何应对,都值得高度关注。

图表1服装出口大幅下降,纱线和织物出口在防疫材料的推动下大幅增长: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风,京东数码科技

纵向观点:近年来工业搬迁的压力加大了

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

2001年至2010年期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的对外贸易需求推动了中国纺织服装业的加速发展,并逐渐成为全球纺织服装制造中心。从2001年到2010年,中国的布产量从290亿米增加到907亿米,纱线产量从761万吨增加到3733万吨,化纤产量从841万吨增加到4886万吨,居世界第一。

图表2中国的纺织服装生产在本世纪经历了三个阶段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风,京东数码科技

从2011年到2017年,中国纺织服装业进入了一个平台期。随着要素成本的上升,中国纺织服装业开始向劳动力成本较低的经济体转移。在此期间,纱线和化学纤维的产量增长与前十年相比明显放缓,而布料和服装的产量则呈下降趋势。

自2018年以来,主要工业产品的产量出现负增长,并有明显的衰退迹象。一方面,中美贸易摩擦使价值数百亿美元的纺织品和服装受到美国关税上调的威胁,企业利润受到关税的挤压;另一方面,环保限产政策不断出台,产能有限,合规成本大幅上升。高污染纺织品印染首当其冲。

在这种背景下,企业比以往更有动力减少对中国的依赖,转向关税较低、迫切需要进行工业发展的地区,如越南、柬埔寨和孟加拉国。其中,成品服装的生产主要转向越南、孟加拉国、土耳其、摩洛哥和其他新兴经济体。例如,美国品牌耐克(NIKE)和GAP仅将23%和21%的生产留在中国,而优衣库(UNIQLO)正在实施一项让越南承担40%生产的计划。受此影响,纺织服装企业占规模以上工业企业营业收入的比例几乎减半,从2003年的7.5%降至2018年的4.3%。

图表3纺织和服装业在经济中的比重正在下降

资料来源:CEIC,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CEIC,京东数码科技

纺织服装业对就业的贡献远大于经济效益,已成为中低技能劳动力就业的源泉。2018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统计显示,纺织服装行业从业人员占8.4%,远远高于营业收入的4.3%。一旦该行业萎缩过快并崩溃,失业回归贫困的风险将不可避免地大幅增加。

横向视角:出口结构在竞争中发生变化

纺织和服装产业链很长,上游生产天然纤维(如棉花、大麻和羊毛)和化学纤维,中游生产纺织、纺织、印染和其他加工步骤,下游生产服装、家用纺织品和工业纺织品等最终产品。

图表4纺织和服装产业链概述:

资料来源: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京东数码科技

中国占全球纺织品和服装贸易的40%,高于全球贸易的24%。我们基于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的计算显示,从2000年到2014年,中国在全球纺织品和服装贸易(HS50-HS63)中的出口比例逐年从13.5%上升至41.0%,并在2018年逐渐回落至35.8%。受2019年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可能会进一步下滑;进口比例一直在5%左右波动。

图表5中国在全球纺织品和服装贸易中的份额先升后降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资料来源:京东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的价值链地位正在从低端向高端逐步提升。我们仍然根据中国进出口在全球相关贸易中的比重来分析中国全球产业链的变化。尽管劳动密集型和低附加值的服装生产正在向外转移,但中上游的化纤和面料地位相对稳定,纺织机械等高附加值资本品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不断上升。

图表6在中国的纺织服装业,技术密集度越高,出口增长越快: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资料来源:京东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衣服

在产业转移的背景下,下游劳动密集型、低附加值的服装生产正慢慢被挤出。2014年,中国服装出口占全球服装贸易的41%,创历史新高,然后缓慢下降,到2018年占34%。2010 -18年,服装出口复合年增长率为2.3%,仅次于纺织服装产业链中的天然原料。

如上所述,中国在服装领域面临着来自越南、孟加拉国、印度、印度尼西亚、土耳其、柬埔寨和其他国家的竞争,这些廉价的劳动力资源构成了中国的替代品。然而,产业转移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事实上,早在2008年,海关总署就对纺织品和服装向东盟和其他周边地区的转移发出了预警,世贸组织还指出,孟加拉国的服装出口在2008年至2018年间增长了两倍。然而,就出口量而言,2018年中国服装出口额为1578亿美元,仍以34.3%的份额位居世界第一,而上述六个国家的份额分别仅为6.7%(越南)、5.6%(孟加拉国)、3.7%(印度)、3.6%(土耳其)、2.0%(印度尼西亚)和1.8%。这背后的原因是,中国制造业的规模优势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劳动力成本上升的劣势,而经济规模小、生产能力有限是制约其他新兴市场充分承接产业转移的重要因素。

图表7六个新兴经济体正在部分取代中国的服装出口份额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资料来源:京东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化学纤维和织物

化学纤维和织物在全球贸易中的中上游地位已经上升。中国是化学纤维和织物的重要出口国。到2018年,纱线和织物出口将占全球贸易的30%,化学纤维出口将占全球贸易的40%。事实上,中国是少数几个净出口服装、织物和化学纤维的经济体之一。越南和柬埔寨等下游生产国都依赖进口面料。

根据联合国贸易统计中心的数据,中国的纺织品出口不仅规模庞大,而且在增长率方面也处于领先地位。与服装相比,纱线、织物和化学纤维更加资本密集型和技术密集型,对劳动力的依赖程度更低。因此,中国劳动力要素优势的下降对这些行业的影响较弱。然而,应该注意的是,中国其他与生产相关的成本,如电价和棉花价格,都高于国外,因此一些织物生产仍然面临来自其他国家的竞争。就纱线和织物出口而言,德国(9.3%)、土耳其(5.9%)和印度(3.6%)在世界市场份额较高;就化纤出口而言,印度(5.1%)、印度尼西亚(3.9%)和土耳其(3.8%)在世界市场份额较高。

图8和图9中国纱线、织物和化学纤维进出口在全球贸易中的比例: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资料来源:京东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纺织机械

纺织和服装业的资本货物出口大幅增长。自2000年以来,中国在大多数年份一直是纺织机械的净进口国,进口一度占全球纺织机械贸易量的40%。然而,近年来,中国的织机出口份额一直在上升,其在全球织机贸易中的份额从2000年的1.9%上升至2018年的26.9%。这表明,随着技术密集度和R&D密集度的提高,中国的纺织机械已经具备了国际竞争力。就出口份额而言,中国已成为纺织机械的第一梯队,其份额已超过德国和日本等传统出口国。

图10中国是纺织机械出口的第一梯队

与此同时,服装生产的外向迁移大大增加了下游国家对纺织机械的需求。根据海关总署的数据,2019年中国纺织机械出口将达到30.4亿美元(即HS4位编码中的货物编号为8444、8445、8446、8447、8448和8449)。前五大出口目的地是印度、越南、孟加拉国、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它们都是大型服装生产商。这五个国家的进口总额占中国纺织机械出口的55%。这表明中国在产业链上游的地位正在逐步确立。

图11中国纺织机械的主要出口目的地恰好是目前世界上主要的服装生产国\”:

资料来源:UN Comtrade,京东数字科技

资料来源:京东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COVID-19流行病将在短期内影响零售和企业的资产负债表,这可能会中止与工业迁移有关的直接投资活动。然而,从长远来看,持续的比较优势和关税等保护主义压力将加速产业转移,使产业链区域化和多中心化。劳动力资源的萎缩和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将使服装生产进一步离开中国,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中国的纱线和面料制造业。然而,在低油价和规模经济的驱动下,中国化纤行业在世界的份额预计将继续上升,服装行业加速向外迁移可能进一步促进R&D和中国纺织机械的出口。

在外部需求和移民的叠加下,纺织服装业的风险不容忽视

海外疫情对纺织服装业的主要影响在于出口。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全球价值链枢纽,疫情对产业链有双向影响:一方面,中国进口主要是中间产品,海外产业链上游关闭和供应中断可能导致中国中下游停滞;另一方面,外部需求的收缩将对中国的出口环节造成压力。就纺织品和服装而言,中国的出口远远大于进口,而且基本上不存在“瓶颈”技术壁垒,因此我们应该注意外部需求的影响。

海外疫情对纺织服装业出口的影响将在第二季度急剧上升。第一季,美国的本地生产总值下跌4.8%,欧盟下跌3.5%,南韩下跌1.4%,香港下跌8.9%。由于海外疫情恶化和二季度防控措施升级,中国纺织服装业面临的外部需求压力已经在二季度爆发。事实上,中国4月和5月份出口好于预期的主要原因是,海外对防疫材料的需求大幅增加,以及在国内工作导致的对电脑的需求上升,而大多数类别的出口实际上是负增长。例如,4月和5月,纺织品和织物的出口大幅增长,反映了对口罩和防护服等防疫材料的高出口需求。

图表12海外对防疫材料的需求推动了4月和5月纺织品出口的高速增长: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风,京东数码科技

这一流行病对纺织和服装业的影响大于整体经济活动。服装是一种可选的消费品,具有很强的线下属性。受疫情影响,居民削减支出和线下消费活动已经停止,这对服装消费是双重打击。今年前四个月,中国规模以上企业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4.7%,服装零售总额同比下降31.3%;实物商品的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8.6%,但服装商品的零售额下降了12%。海外更加悲观。欧盟3月份纺织品、服装和皮革零售总额同比下降40%,而美国4月份服装零售总额同比下降89.2%,创历史新低。海外需求的急剧下降导致了中国大量出口订单的取消,以及已经生产的库存积压,使得企业“无法恢复工作”。

疫情对外部需求的影响贯穿于中国整个纺织服装产业链。我们采用《疫情下中国产业链风险评估》中的方法,以出口交货值与营业收入之比作为出口依存度的衡量标准。研究发现,纺织品和服装的出口依存度为22.4%,在制造业中处于较高水平。纺织品出口依存度为11.8%,处于中游水平。然而,应该注意的是,纺织是服装和服装的上游产业,海外对服装的需求正在下降,这必然会反映在对纱线和织物的需求下降。

图表13纺织和服装业面临的外部需求相当大: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风,京东数码科技

在外部需求的影响下,纺织服装企业的经营压力将显著增加。从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统计数据来看,纺织服装行业的利润率近年来有所下降,由于环保因素,纺织行业的利润率下降速度更快;经济效益下降也导致杠杆率上升,特别是纺织业的资产负债率从2016年的51.7%上升到2019年的57.2%。我们对a股上市民营企业的现金支出压力也表明,在停产的情况下,纺织服装行业企业的账面资本只能维持2.16年的固定支出,在所有行业中排名垫底。受经济效益下降的影响,第一季度全行业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同比下降38%,纺织品、化纤和服装分别下降37.1%、45.8%和19.2%。

此外,纺织和服装业的特点是私营企业密集,中小型和微型企业众多。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调查和估计,我们认为中国28个重点纺织产业集群中约有7.6万家企业,其中规模以上企业约有4000家,规模以下企业约有7.2万家,年收入不到2000万元。然而,这些企业的资产负债表脆弱,在国内外疫情的持续冲击下,生存压力急剧增加。

图14、15和16纺织服装业的财务状况恶化:

资料来源:Wind,京东数字科技

来源:风,京东数码科技

国内外疫情持续冲击下企业停产倒闭引发的就业压力值得高度关注。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今年以来就业压力显著加大,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困难凸显,稳就业保民生成为全年重点。2018年底规模以上纺织业从业人数331.8万人,纺织服装、服饰业从业人数335.6万人,而到2020年2月,上述数字已经分别降至263.8万人和249万人,就业岗位不断流失。我们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调查估算,纺织服装行业的规模以下企业至少雇用了289万人,因此总就业规模仍不少于800万人。1月-3月的国内疫情造成企业停工、工人复工困难,已经使不少规模以下企业身处困境。而3月下旬开始的外需冲击预计仍将持续一、两个季度乃至更久,面对长时间的需求剧烈萎缩,小微企业倾向于直接关停企业,导致失业上升。

在国内外流行病的持续影响下,企业停产和关闭造成的就业压力值得高度关注。根据《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自今年以来,就业压力显著增加,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困难日益突出。稳定就业和保障民生成为全年的焦点。截至2018年底,规模以上纺织行业从业人员331.8万人,纺织服装行业从业人员335.6万人。截至2020年2月,上述数字分别降至263.8万和249万,就业岗位不断减少。根据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的调查和估计,纺织服装行业规模以下的企业至少雇佣289万人,因此总就业规模仍不低于800万人。1月至3月的国内流行病导致企业停止工作,工人重返工作岗位,这使得许多规模以下的企业陷入困境。然而,始于3月下旬的外部需求的影响预计将持续一到两个季度甚至更长时间。面对长期急剧萎缩的需求,小微企业往往会直接关闭企业,导致失业率上升。

从发展趋势来看,随着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中国已经发展成为全球纺织服装制造中心。然而,由于产业转移、环境保护压力和中美经贸摩擦,纺织服装业的发展近年来逐渐放缓,近两年甚至出现衰退迹象。

从产业结构的角度来看,纺织服装业在逆境中呈现出产业升级的趋势。中国纺织品和服装在全球贸易中的比重下降,主要体现在低附加值和劳动密集型产品,即服装。在该行业的中上游,中国的化纤和织物自给能力有所提高,纺织机械等资本货物的出口也显著增加。中国在产业链上游的地位正在逐步加强。

在这一流行病的影响下,纺织和服装业的主要风险在于外部需求的萎缩。海外疫情对中国出口的影响将在第二季度急剧上升,而对纺织品和服装的影响往往大于整体经济,并将贯穿整个产业链。纺织服装行业中小企业众多,因此我们应该关注纺织服装企业的经营压力和由此带来的就业压力。

在外部移民和外部需求的双重影响下,纺织服装业应在产业自身和政策支持两个层面采取联合行动,化危机为机遇:

在行业层面,合格的企业应该尽最大努力在短期内自救。例如,它们可以满足国内外的需求缺口,并通过改变防疫材料的生产来缓解现金流压力。面对产业转移,下游企业应通过数字化改造和智能化改造实现成本降低和效率提高。中上游企业应通过加大研发力度,进一步占领中间产品和资本产品的国际市场。

在政策层面,积极落实《政府工作报告》的政策部署,帮助行业度过难关。《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应尽一切努力稳定和扩大就业,加强对重点行业和重点群体的就业支持。具体而言,在宽松的货币环境和更加积极的财政政策的帮助下,可以实施扩大和扩大减税和减费以及偿还本金和利息等措施,以确保资本链紧张的竞争性企业的生存,并帮助R&D密度高的企业维持正常的R&D活动。对于那些面临失业压力的人,他们可以发放消费券或现金券,并进行再就业技能培训。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优美丽人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THE RUNWAY | 点击收藏乘风破浪的秀儿们 IDOL已就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